花开花落里不缺乏浪漫的人,可能把文字用足迹浪漫唯美到沙漠的人并不多见。


三毛醉了我一段时间,这也是一个让我舍得大放手去拿齐她所有作品的作家之一的之一,把她划为作家总觉得委屈了她,显示刻板没有活力。

三毛像风又像雨,敢于横穿撒哈拉,这个讨厌现实、追求自我的女人,即使放到今天也一样可爱。


生活的百无聊赖在她的笔下连风沙都能开花,没看见撒哈拉沙漠的荒芜人烟,而是风吹来有漫漫的沙。

是多么柔软美丽的内心,才会流淌着与现实无关与美丽息息相关的语句,醉得人嘴里、心里都那么的甜。

沙漠,细软、一直绵延到天边,这个丫头非要排尽万难横穿至红海。
海市蜃楼从电影搬到了你面前,三毛追到了天边,也没追上那咫尺的一平如静的大湖泊。

沙漠,梦一般的存在,这丫头的简单、率真可像过你我的从前。

我虽也热爱生活,在这熙攘的拥挤中偶尔退两步,把心放在阳光下,陪一瓣花开,漫一场细雨。


可沉入生活,总要被生活沉没,又不愿不甘被生活折磨,精神总在与自己反复奋斗,风吹、雨来、云游、花开,每一点每一滴都会让自己飘走几分。

清晨,蓝天,白云又一朵一朵地盛开,阳光在云层里微微的透,透着我花开般的心情。

三毛笔下“日落时被染红了的沙漠”,这一句展开了我无边的想像,一片落日红色的沙漠......



清晨我这蓝天与白云毫不逊于落日的沙漠几分,简单的蓝天底色,白云如沙漠般绵延万里之外。

我想却又碍于现实,我那么想,像天空刚飞过的鸟儿一样,伸开翅膀,做一个飞翔。

我看过大雁的翅膀在天空做着弧形的上下起伏,是那么的有力量。

我无力振翅,拿起了一朵小花放在白云之上,借着角度,拍了一个“陌上花开”。

紫花开在蓝天白云之间,超脱了它的人间平凡。


风来云动,静听,鸟儿别处鸣歌。

心,静博在自己的心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