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時候

我们坐在教室里

有時 枯守在你家的耳房里

日光灯泻进書頁里

漂白了你素洁的容颜


那時你外面套着紫色的线衫

脸颊上细细的 淡金色的绒毛

时隐时現

你的嘴角時常翘起 浅浅的弧度

细细的梨涡 更添風情


喜欢静静地看你

手里捧着余光中的诗抄

苹果绿的日记本上 写满了清秀的诗行


唉 其实若能一直静静地看着你就好了

不论四季流转……






窗外的银杏树

不知何時 已经悄悄地吐枝

堆玉叠翠 满树滢然

犹如打开了春天的画屏

有微風吹过

叶子上散发着甜香

许是初愛的味道……


你说 等高考之后 等秋天迟暮

要我陪你去寻找 震憾我们灵魂的银杏林

那時 你想要長裙曳地 然后

在铺满黄金叶的地毯上

完成一个仪式...

而我只要你 举案齐眉


某个夏夜 你对着满天繁星说

若要载得起我

你就必须经受得起痛苦的蜕变

最终像魚一样跃过龙门 因為

我不想你在农村受劳作之苦

那時我在心里想

做牛郎织女就有那么不堪吗























我们一起 熬过漫長的雨季

那天 你立在银杏树下

手里捻着一片 半黄半枯的扇叶

你说 班上有个很特别的男生

写得一手好行書

性情温润 而且文采斐然……

像你久违的兄長


那時候 夕阳有点黯然

透不过这层层密密

春寒依然料峭

忽然觉得冷...


就在你转身的時候

我看見女贞树挂住了 你的发丝









没想到我们之间的相识

竟然像赴一埸不欢而散的宴会

从此忧郁見長

原本爱的天青色 需要等待一埸烟雨

而这一季烟雨却是遥遥无期

.……

曾经 你送我宝石蓝的雨伞

上面瘦瘦的兰花温软了我心底的情愁

以為你心疼我 且细微到极致

或者 是许我為你

遮这一生一世的風雨...


黄昏時 一直在杜鹃花前伫足

迷乱 不知今夕何夕

其实毋需抬头 从试卷里都感觉得到

暮春的氛围正浓

花事喧闹...

不久之后 一夜乱雨

银杏落英 桃花飘进池沟

有意随着流水而去








.

甚是怀念...

那一年稻田里一望无际的金色

和跟在父亲兄長的背后 汗湿衣衫的日子

阳光炽烈 炙干了内心的潮湿

每天在淤泥里挣扎 四肢满是浅浅的划伤

身心极度疲累 算是无暇忧伤


仲夏的荷花开得特别娇艳

应该像你现在的样子吧...

田田荷叶像放大了的银杏叶子

和你手中的纸扇

雨后淡淡的荷花香

像极了你舌尖的味道...


為什么不愛了 我却无处藏身


在黯淡而闷热的夏夜里

我开始学会了吸煙和

遐思流萤的一生...



















七月流火

我在葱茏的银杏树下安静地读诗

阳光斑斑点点 打在扉页上

让我時常迷离


想起你在小树林念过的《江城子》(苏轼)

想起在你家耳房里 耳鬓厮磨時的情形

我们是那么的笨拙

想起你穿天青色长裙的样子

想起我们写过的書信

极尽相思……

想起元宵節 小县城的灯火

看似喧闹实则清冷

那時我们在灯下默然相对

却少了寂静欢喜...







后来...我再也不想了

一纸通知书将把我送去未知的遠方


想去走走

沿着记忆的河流 慢慢回溯

那些時候我们走过的 旧日小径

仿佛仍有你温暖的跫音

清幽的丛林里仿佛仍有你

读诗的糯软的余音


我趴在你躺身过的青草上

却再也闻不到 你身上的那种好闻的味道


夏虫為什么蛰伏无声

狗尾草也不再吐露芳香……






爱转移

忍心撕毁了 生死契阔的承诺

和属于我的春天的画卷

片片碎 頁頁碎....


从此我喜欢上了秋水長天

只因爱的路途太短

这里还不曾有你的影子

和你遗留下的情节


不论秋晴与秋雨

喜欢读纳兰性德的清词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時只道是寻常...


和纳兰一样喜欢耽溺回忆

半是為了祭奠爱情

半是抑止不住思念...






常自登山 常自涉水

但觉空山寂寥 弱水薄凉

一路形单影只 沦落風尘

冷風掠过发际 乱了发丝


其实我 不想做什么诗人

也不想成仙 若是还有你

我愿意一辈子
在这样一条穷途末路上風餐路宿


想要跋山涉水去看你

只因曾听说 如今的你

独自生活在某个城市的一隅...

人生如戏 曲终人散空愁暮

我只是 担心你受不了卸妆之后的寒凉


常自午夜梦回 在漆黑的寂静里

设想过一千种見面時的情景

天明以后 各自天涯……






人生之中有许多遇見

有些遇見温柔了時光

有些遇見却薄凉了岁月…...


多年以后 我们的生活已是各自

青鸾镜中 你的样子正渐次模糊

而对于你的思念却愈是清晰


若是 在最美的年华里沒有遇見你

若不是 爱得这般的肝肠寸断刻骨铭心

怎能見到梦里三千落花

常忧郁易感伤愛淋雨是你给的

用尽心思去雕琢的文字是给你的

...

只怕这一生 写着写着就累了

意懒了情疏了

我们每天 如拾荒者一般

為了生计而奔波

只怕因疲累而厌倦了这生活


時光日深 记忆却淡成了水墨画

等到那時 江郎老了……

还如何给你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