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遗 嘱


                      文/张喜波

    看到此文的标题,请朋友们勿大惊小怪!
    其实,在我家的保险箱里,一直保存着我们夫妻的一份遗嘱。家里人都知道,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夫妻一起出远门时,都会将其拿出来适当地修改一下,然后再放回去。
    女儿小的时候,每当我们夫妻一起出游时,都会把女儿叫到面前(女儿由岳母看管),将遗嘱的内容简单与其交代。开始,女儿不懂其中事理,很惊慌,甚至哭泣。后来,习惯了,也就习以为常地接受了。
    遗嘱内容,不外呼财产的存放(在)处(地),以及万一不幸出了事故意外身亡后,财产的分配;如何处理后事等等。
    养成或保存这个习惯,有很多种因素促成。
    其一是有过惊险的经历。我夫妻有两次大的车祸,如果不是老天惠顾,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其二是朋友的事例引人唏嘘。我有个好友,背着妻子,在外面有几个门市房和车库出租。在其年仅46岁时,就意外身亡。结果,他出租的那些门市房和车库,都成了别人的财产。
    当然,还有其它很多的因素,促成我有这个习惯。
    这么做,不仅仅是担心财产的继承或分配问题,以及债权债务执行问题,主要是不想给自己的亲人留下后患或麻烦。更不想给其它任何人留下麻烦。
    所有认识或接触我的人,都可以证明,我的一生里,几乎没有欠下任何人的人情债。我终其一生在向善,且执着不悔。凡是对我有恩者,也许没有做到涌泉相报,亦是尽全力去报答。
    因为遗嘱不清,给亲人留下麻烦的例子太多了,都不需要例举。
   

 另外,这也是种人生态度。

我希望自己能活到108岁,而且实实在在地做着活到那个年龄的准备。但是,我很清楚,人有旦夕祸福。任何人也不敢保证自己平安活到所期望的那个年龄。所以,提前准备好遗嘱并无不可。尤其出远门之前。
除了文字及影像遗嘱外,我还多次口头与亲人们交代了后事的处理方式,假设万一我出现意外。
一是有重大的不可逆疾病,不准抢救!无论我能活到多大岁数,我都希望自己是有质量地活着。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不想不能自主地活着;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无能为力!不想靠搓来之食活着;不想身上、嘴里被插着乱七八糟的管子或靠输氧活着。我喜欢健康、自由、自主、快乐……如此这些没有了,我希望我能早日离开这个世界。人间的事物,我经历太多,获得了常人没有得到的许多许多,老天对我已经不薄,我没有什么遗憾的!

 二是不需要举办任何仪式包括葬礼。悄悄地火化,无需有骨灰盒。然后将骨灰用任何器物装载,送回我的家乡伊春。再由家乡的亲人将骨灰一部分撒到东山上,那里是我儿时玩耍的地方,是我父母及亲人安葬的地方。以及友好河、汤旺河、双子河里。那几条河流,记忆了我的太多太多美好!

三是在处理期间以及骨灰撒完后,绝对不准烧纸钱。17岁离开家乡后,我一直都是自己在奋斗,在努力。每一分钱,都是自己赚的,几乎没有人在钱财上帮过我。虽然当领导若干年,没有获取不当之利。我的钱干净,用得也珍惜和舒心。假设到了另个空间需要钱来维持生存,我依然希望是自己赚钱,而不是靠阳间亲人烧那黄纸而不劳而获!这点必须做到,否则,别怨我退货(钱)。
四是保留我自己建的微信群、QQ群,直到不可抗拒的因素而自然解散。因为,那里面有我的同学、好友以及共同爱好的群友、Q友,我爱他(她)们,我想多看到那里的聊天内容,尽管无法再回复了!目前,最前沿的量子力学研究发现,人的确是有灵魂的,是种量子态下的能量体,并存在于另个纬度的空间里,与我们这个纬度的空间,无法联系或沟通。但是,我坚信,毕竟两个空间有关联,那么,就应该有某种方式互联互通。所以,我希望还能看到微信群及Q群里的内容。
五是我的身体器官随便用。我去世后,所有能用的器官,随便用,给任何人。我生平除了爱打麻将,如果算赌博的话,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从不乱吃药打针,饮食起居都很注意健康保养。心理同样健康。受过良好的教育,品行端正。我这么介绍,是想告诉使用我器官的人,人是有第二大脑的。被移植的器官,都会将移植人的某些特质多少影响到移植人身上。所以,请放心使用!
移植我眼角膜的人,如果某天莫名流泪,那是我通过你的眼睛,看到了让我感动的事物!因为,我是个非常容易被感动流泪的人。所以,别奇怪。
移植我心脏的人,如果某天莫名颤动,别惊慌,那也许是我想起了某个我爱的人!因为,阳世间,还有我惦记的人,是我不经意间,想起了那个人!

2017.10.12晚,张喜波于岫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