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卡萨布兰卡的认识是从电影巜北非谍影》开始的,英格丽.褒曼饰演的伊尔莎那忧伤而迷离眼神,是好莱坞电影史上的经典表情,她那浪漫而又谍影重重的场景,作为一部较早进了中国的美国大片,深深地影响到我们。

由此而参加了摩洛哥、突尼斯十五日游。

经过近三十个小时的转机、飞行,未进宾馆就游览谍影之城卡萨布兰卡。这个是卡萨布兰卡城最大的广场,穆罕默德五世广场(鸽子广场)。广场游人如织,各种艺人上演着人间喜剧。

夸张的服装,吸引着游客,当然拍摄是要付出代价的。迪拉姆,当地的货币。

富有特色的服装。

由于卡萨布兰卡受法国、西班牙等国多年殖民统治,建筑、民风都受西风影响,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欧风建筑与当地服饰,让我欣赏着古老与现代的融合。

这条沿海马路当地人称为"迈阿密海滨大道"。

黄昏时走在街上,吹着大西洋的海风,听着酒吧传出的爵士乐,海滩上仍有嬉戏冲浪人。有点迈阿密的味道。

海边的黄金地段都是宾馆,酒吧,歺饮,游乐场所。通宵达旦、整夜狂欢。只是苦了我们这群苦行者。日日赶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却不知身在何处?旅游,其实是个很奇妙历程。

在平静泳池里游泳,望着池外波涛滚滚的大西洋海浪,这是一种全新的,惊艳的,又是心潮涌动的感觉。真嗨!

贫瘠的非洲、刻板的穆斯林。在这里,在卡萨布兰卡,在"迈阿密海滨大道",全然没有这种感觉。

初进摩洛哥,印象良好。让我好好地慢慢地,揣摩、体味着这个国度。

晚上入住的是当年巴顿将军下塌的饭店。

这是法国服装设计师,伊夫圣罗兰的私人花园,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这种蓝色,罗兰蓝。花园非常精致,色彩跳跃。院内明亮的蓝色填满了建筑的外墙,光影在雕花窗格里嬉戏,仙人球、掌,等热带植物从沙石土壤里朝着阳光成着。浓浓的摩洛哥非洲风情。

这是花园的主楼,伊夫圣罗兰生前每年都要携男友皮埃尔.布尔热,在这里住上几个月,生活,构思、设计。

这是圣罗兰生前工作照

不知道圣罗兰可以,但不会不知道这个Lg

在这里,猫也变得慵懒了。

花园内热带植物生机勃勃。

光影在雕花的窗格里嬉戏。

在花园里悠悠地散步,迴廊中静静地坐着,映入眼帘的蓝色、黄色。让人心底无比滴舒畅,一扫旅途的疲惫。

再见,伊夫圣罗兰。人已去,楼亦空,唯有门还在。伊夫的蓝,罗兰的美,漂亮永远在世人心中。

蓝色小镇舍夫沙万。作为摩洛哥王国的旅游胜地,纯净清爽的空气和永远蓝色的天空,与错落有致的阿拉伯城市交和辉映。坐在山顶的酒店里,远眺小镇,蓝白相间,一幅迷人的画卷,展现眼前。

街巷处处有惊喜。只有慢慢去品味。

风情万种的伴手礼

经典之作

水彩画般的巷道

精致的门窗

慢慢地放下行进的步伐,用当地人的心态去感受此地的心情和气息。蓝色也就沁入你的心里。

有点令人窒息的蓝色。

蓝白小镇夜景。

到了夜晚,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小镇才显得喧嚣,热情起来。

夜晚的舍夫沙万真美!

有人说:从舍夫沙万回来就没有再想去希腊了。

舍夫沙万就是这样一座无比浪漫又美丽的小城


菲斯古城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进入古城我们仿佛回到了一千年前,由于古城巷道十分狭窄,毛驴仍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古城百转千巷,没有当地向导带领,外人很容易迷失在城内。

古城皮革染坊,上千年的工艺流传至今。

当地百年流传下来的古老的阿拉伯手工艺作坊

菲斯可能是当今世界上仅存的再显了鼎盛时期的阿拉伯大都市样貌的地方。千年的光阴,它依旧是当初的模样。

世界上第一所经学院,当然是古兰经。

古城到现在还保留着当年风貌。

老城里的房屋层峦叠嶂,近万条如迷宫般的狭窄巷道错展开来,崎岖蜿蜒的石板路,只能用脚步去丈量。

这个是摩洛哥最大,世界第三大清真寺。哈桑二世清真寺,现代化水平最好,室内全部地热,因建筑在海边,为防海水侵蚀,二十八扇大门全用钛合金装备。由于这清真寺三分之一面积为填海而建,又谓之,摩洛哥祖先阿拉伯人来之海上。所以又称为"海上淸真寺"。

在摩洛哥,这种高高的塔楼叫宣礼塔,遍布各地,大小高低不一而己。它是清真寺建筑群的一部分,也是淸真寺建筑的装饰艺术和标志。

所谓宣礼塔,就是召唤穆斯林礼拜之用。

神奇的是,有些清真寺遭自然、战争,毁灭,而宣礼塔依然屹立不倒。

几百年了,建筑已毁,宣礼塔依然。

艾西拉是摩洛哥的艺术之城。每年全球喜欢摩洛哥的艺术家会聚集在这里,每面墙都是画板,每个人都可涂鸦,只要你喜欢。

我很喜欢这种小镇。安静,与世无争。

有时候就是这样。一面墙斑驳陆离,另一面则是名家的作品。

这里吸引着众多的写生的小画家。

十月一日早晨,散歩在突尼斯苿莉花渔港,为了寻找五星红旗,以向我的祖国致敬,久寻未果,却得此美景。此照片自以为得意之作。

  说到撒哈拉沙漠,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三毛。也许她和荷西那温馨的浓浓爱意才是人们想得到的。

天气欠佳,云层很厚。没有看到沙漠的落日。

不过我想,这就是撒哈拉真实的状态。风来了,它走了,风停了,它留下。千百年来它一直这样走走停停,却也不曾离开过。


如果不是三毛,这茫茫撒哈拉必定失去了如今这鲜活的想象力。

对我而言,只有切切实实在这沙漠里坐一坐,才能感受到自己的来过。当然,我不会寻找三毛的爱情,只是和自己所爱的人,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听着,静静的感受着…。

望着渐渐远行的驼队,渐渐变暗的天际,暇想无边。

突尼斯的蓝白小镇。

群青、湖蓝、一望无际的地中海蓝与天空的蓝交汇在一起。勾勒出一片宁静的蓝色地带。

坐在小镇的制高点上,喝着风味薄荷茶。鸟瞰"世界七大最美小镇之一"。,白屋蓝窗随处可見。

  徜徉在这静谧的蓝白小镇,心灵感到特别的安宁。这里没有如织的人流,这里没有纷扰的喧嚣,更不会有加州的暴恐枪声。

天色渐晚,身处非州,面向地中海,遥望我伟大的祖国,感觉我责任重大,解救非洲兄弟于水深火热⋯瞎想联翩。

后记

前一段时间我看了本巜西班牙旅行笔记》。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摩洛哥的菲斯,是令所有旅人欣喜的地方,因为整个城市是一个活着的天方夜谭,要是有一张载着阿拉伯人的地毯突然飘起来你也不会感到奇怪,人们还维持着那神话里的生活。

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摩洛哥,最初的最初,我就是冲着这段迷人的描写而来。

在摩洛哥,我问当地导游:为什么王国属于非洲国家,人种却不是黑肤。王国既是阿拉伯国家,而绝大多数妇女却不用黑袍遮身掩脸。

原来非洲大陆南北天壤。横垣在非洲大陆中北部的撒哈拉沙漠据介绍有960万平方公里。这个天然屏障使得南、中非的土著黑人部族无法跨越。所以一般黑人兄弟都在肯尼亚、埃赛俄比亚,南非等南部。而处在北非的摩洛哥,突尼斯等他的祖先都是从海上过来的阿拉伯人。又长期受到欧洲国家的殖民统治。这就有别于沙特等传统穆斯林国家。信仰穆斯林又接受西方文化。

所以行走在摩洛哥,有红墙黄瓦的古老皇城,又有白顶蓝窗的地中海风格的小镇。有端庄而现代化十足的海上清真寺,又出现妖冶而摩洛哥风情的圣罗兰花园。各种文化的交织、融合,使得这个国度变得越来越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