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入罗帏,新凉已如许。
-------题记


夜阑,没了白昼的繁杂,只有丝丝心弦低诉,缕缕往昔追忆,只有空荡贫瘠的方寸和无法逃避的清晰……

烟雨轮回,似乎已注定在一个默许的序列里,相同的日月,相同的圆缺,不同的才是唯一。


不同的是,你一路风,一程雨的远足跋涉,你走出了地球,脱离了引力,不知今天的你在哪一颗星宿上安家?在哪一方亮窗里休憩?

又是秋,又是风,又是渐深的凉意。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刚雨过,窗外桂花香淡,或是几天雨水的浸淋,花儿少了浓烈,倒是一身的水雾缠身,不知是雨也露也?


深秋久遇淅雨,薄衫不耐凉风。凉意袭来,不禁抱紧双肩,是该换衣衫了,这空气,这意蕴,就连这灯光也变的煞白,往日的亮成了今日的凉……



秋夜,凄寂,四壁尽秋声,蛰语人无语。


好一个蛰语人无语。以前听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在今儿这个静夜里仔细的体会了一番,果真如此。

蝉鸣一季乃一生,秋虫该也不外乎鸣一季活一生的命运。

不知那秋虫啥时候蛰伏在我的窗下,一到夜静便鸣叫不停,犹如小夜曲轻柔飘过,或明亮,或低沉,或柔婉,或刚健,或隐约,或清晰,多声部的音乐引人遐思,思绪也随秋虫之鸣而灵动……


小小秋虫,一生都在歌唱生命,多豁达勇敢啊,怎不学它?


今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


漫漫秋夜长,细思量。浮世滔滚中,唯有这不变的一颗凡心昭示日月。


秋风,秋雨,秋静,秋凉……


秋天那些厚重的思念,那些金黄的希望,那些凝重的牵绊……一串串结出沉甸甸的果子,风儿听懂了我的话,催它们跌落到尘埃,像落叶一样回归自然,回归初念,回归给这夜半的思绪。



思绪清洁,容不下一粒尘埃,思绪单纯,容不下半字妄语,思绪执着,容不下朝诺夕改,思绪冰冷,全融在寥落寂然、浩若星海、渺若烟云的秋梦里……



时间的指针在不紧不慢的低语,铺一页红笺,蘸一滴香愿,净一把素手,捧一颗静心,让思绪在这本本分分清清静静的禅意里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