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前的一场雨,决然地定下了今秋多雨的基调。到如今,凭我多好的记忆力,也无法算得清这是第几场雨了。或许,这个秋天,难得慷慨的雨神根本不屑于以“场次”来衡量自己到来的频率,既来,便频频相伴。

感觉中,今秋的确是一直与雨相伴的。雨倒不大,顶多就是中雨,更多则是小雨淅沥或细雨蒙蒙。但不管或大或小,它总不疾不徐,缠绵有致。偶尔停歇个一天半日,可没等性急的太阳露出半边脸来,它便又调皮地飘舞起来了。倘是兴致陡来时,居然能够一天一夜甚或两天两夜不停不休,率性自如。直下的秋凉了,秋寒了,绚丽的夏衣恋恋地躺进衣柜的最里层,柔暖的秋装又一次殷勤地裹在微凉的身上。


在这样绵绵的雨季里,秋蝉噤了口,鸟儿也似乎锁了喉。偶尔雨歇的夜晚,或许还能听到秋虫的鸣唱,但这歌声,在夜雨的间歇里,总显得有些苍白,或有些单调。

是啊,雨声才是世上最美的乐声。在雨声轻绕的世界里,还有什么,能配得上“天籁”二字?
中秋的月亮也不得不在这绵长的雨季中委屈地躲了起来。不知道云层之下的它会有多少的遗憾与不甘。呵,你别恼啊善良的月儿,你不看雨水滋润下的叶子有多翠,草儿有多绿,空气有多清鲜吗?你不看干裂的土地有多快乐,枯干的河流有多幸福吗?你不看那些久已盼雨的人们心中有多么欢欣,多么满足吗?


当满地的尘埃因雨而消失无踪,当世界的喧嚣因雨而安然静谧,当焦灼的心灵因雨而安宁纯净时,你还怎忍心将雨轻易地怨怪?

我曾多次惭愧于曾经的浅薄。在那些自以为懂得的日子里,我一次次埋怨着秋雨的凉薄与凄恻。甚至,这份柔情的缠绵也曾遭到我无情的菲薄。可如今,当秋雨无怨无尤,淡然自若地一次次在我窗前飘落时,我已明白,所谓凉薄,所谓凄恻,只是源于一颗不够豁然明朗的心。


他喜欢在雨滴密集的时候带我出去,寻一片安静的地方将车停靠。我们便懒懒地靠在椅座上静静地听雨。

他说:我喜欢这样听雨,可温馨。
我说:嗯,我也喜欢。
是真的喜欢。我喜欢这样被雨包围,喜欢在这份温柔的环抱里悄悄品味一种神奇:这雨,几乎没有固定的调式,没有固定的节拍,除了力度变换之外,甚至连音调的起伏也微不可闻,却能够一点点,一滴滴,一声声地将一份感动深深植入你的心底。
其实,我更喜欢在雨的包围中,享受与他相伴的温馨。无论暴风骤雨抑或凄风冷雨,只要有他,这片小小的空间里,便只能充满温情与暖意。曾听人说:在雨声里将心灵放逐。可我明白,我无需放逐。因为,无论何时,他定是我心停靠的港湾。


当日益堆叠的岁月足以使一颗肤浅的心灵也逐渐深刻起来时,我已真正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人,他未必潇洒漂亮,未必才华横溢,他也很少将甜美的话语挂在唇边,甚至,他偶尔还会惹得你心生不快。但你却明白,他真心怜惜着你的痛苦,欣慰着你的快乐,他的柔情与浪漫只因你一人而生,他来去匆匆的步履中,包含的只是对家的责任,对你的牵挂。

我仍不说爱情,但我却有理由相信,此生的日子里,我终会沐着他的关怀。风雨中,我们相携相伴,阳光下,我们同享温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刻,不仅仅是一句誓言。


这个秋天,注定是个成熟的季节。当我还未完全从酷夏的折磨中醒转时,一场凉雨便为我送来了清爽与明朗。我更深深懂得了生命的难得与可贵,生活的丰富与美好。我也更为大自然中每一个存在着的生命而心生敬畏。无论它浩瀚一如森林,或是单薄一如小草,无论它是翱翔蓝天的雄鹰,或是一只卑微的蚂蚁,作为生命,他们都拥有着同样值得敬仰的尊荣。
喜欢朋友的话: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希望自己捧着的,还是那颗水晶心……
我想,若能时时用心领悟世界的美好,对生命充满敬畏,对生活充满感恩,对亲友充满热爱,这样的心,也算是拥有了水晶的澄澈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