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我:你写过贾母,评过宝黛,解读过王熙凤,连婆子丫鬟都一一分析到了,为什么迟迟不写薛宝钗?


为什么?我也问自己。

大概是因为我还读不懂她吧!----红楼梦里最难读懂的莫过于她了!

她是忠是奸?是宅心仁厚还是笼络人心?是真爱宝玉还是退而求其次?对黛玉湘云是真情流露还是虚以委蛇?


曹公写得半含半露,我的心里也忽明忽暗!

抑或这就是人性的复杂之处,它从来都不是善恶彰然,也不可能黑白分明!

如果一定要我给个态度,我想我特别愿意有个这样的表姐,同事,或熟人----半师半友,熨贴周到,时刻让你如沐春风。

但我却万万不敢奢望能和她成为知己---她的笑语嫣然永远隔了一层玻璃,当你情不自禁走近,捧出一颗滚烫的心奉与时,触摸到的却一片冰凉。

群芳宴上,薛宝钗抽到的花名签是牡丹,上曰:艳冠群芳,与她再相称不过。


她品格端方,容貌丰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虽体态略丰,但肌骨莹润,雪白一段酥臂,连宝玉都看呆了。

宝钗温柔敦厚,豁达随和,进退有度,人人交口称赞,连小丫头们都喜欢亲近她。


贾母给她办生日,让她点戏传菜,她深知贾母年老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便依其往日素喜者说了出来,贾母大悦;

王夫人的丫环金钏因被责骂跳井自尽,宝钗主动去温言相慰,还毫不避讳,拿自己衣服给死者装裹;

湘云在家做不得主,日子过得苦,只有宝钗暗暗体察到,多加劝慰又暗中援助;

黛玉猜疑宝钗和宝玉,多出言冒犯尖刻,她不过一笑了之;发现黛玉偷看禁书并不戳破而是悄悄教导她,知她处境艰难又送燕窝;

邢岫烟当棉衣的当票被众人捡到了,宝钗帮她巧言掩盖,留足脸面,随后悄悄赎回送还;

贾环与莺儿掷色子输了赖账,宝钗不分青红皂白先骂莺儿,保全贾环自尊;老家捎来的土仪也不忘赵姨娘那一份..........


她又是个有心人,贾元春不喜绿玉,湘云佩戴金麒麟,黛玉服用天王补心丹,众多细节她一一留意。

你若非要说她只是虚伪,那我只望我身边多些这样的虚伪之辈,总好过那些言语咄咄逼人,事事秀优越感,没分寸不知进退还自诩为“真性情”的人吧!

宝钗饱读诗书,文采飞扬,和黛玉不相上下。


此外她还广览群书,学识渊博,从禅机到戏文的词藻到绘画的工具,从冷酒伤身的原理到络子的配色,从管家的道理到店铺的生意,她无一不晓,无一不通,堪称大观园的百科全书。


只是一个人太过于完美了,总不免令人生疑,觉得她云山雾罩,看不清真面目。

而宝钗身上确实也有矛盾的地方:


贾元春赏赐端午节礼物,唯她和宝玉的完全相同,她心里觉得怪没意思的,可第二天就把赏的红麝串笼在了腕上---她平时分明不耐烦这些脂粉首饰的。


宝钗平时克己节制,贾元春探亲时却流露出羡慕之意,对宝玉说:谁是你姐姐?上面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

宝琴深受贾母宠爱,她半真半假地开玩笑:我就不信我那些不如你!略见妒意。

她对黛玉的小性子并非一味宽厚忍让,曾借扇子敲打宝黛,逼得他俩面红耳赤。事后黛玉对宝玉说:见到比我厉害的了吧!

她所做的柳絮词: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隐隐透出胸中大志;

而另一首螃蟹诗竟是前所未有的辛辣讽刺。

宝钗与众丫鬟平时何等交好,金钏投井后,她不仅不感伤,还劝慰自责流泪的王夫人:她肯定是贪玩失足而死,即使真生气投井也是个糊涂人,不足为惜。

这话若出自王熙凤赵姨娘晴雯的口中还尚能理解,从善名远播的宝钗口中说出实在令人胆惊心寒。

宝钗体恤香菱,找机会带她到大观园来住,但香菱想学诗时她却不愿教,笑她得陇望蜀。
她对每个人的好,自有一条界线!

尤三姐自尽柳湘莲出家后,薛蟠又是大哭又是四处寻找,薛宝钗却并不在意,说他们的悲惨本是前生命定,多说无益,当务之急是酬谢伙计们。
虽然宝钗与尤三姐柳湘莲没有太多交际,但这样的悲情故事就是在戏本子里也能赚人两行眼泪吧,何况是身边活生生的人,平时丫鬟姨娘的细微难处都能体察到的宝钗对此竟无动与衷,实在令人惊疑。

薛宝钗扑蝶时来到滴翠亭,隔窗听见了小红的秘密,她心中吃惊,暗想:"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没趣。"但她已经到了亭外,躲不了了。所以使了个"金蝉脱壳"的法子,故意喊"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成功把祸水引到黛玉身上。


此处我不觉得宝钗是蓄意陷害黛玉,只是情急之下见真心,平时对黛玉再剖心再呵护,关键时刻,先保的也是自己。

贾母等人欲把宝钗配于宝玉,袭人自知不妥,不惜下跪深诉宝黛之情。


薛姨妈征求宝钗意见时,她却正色道:妈妈这话说错了,女孩儿家的事情是父母亲做主的。再不然问哥哥,怎么问起我来?


宝钗这话就虚伪了,薛家衰落,薛蟠靠不住,薛姨妈年迈,她平日基本就是薛家决策人。此时说出这番话分明就是含蓄地表示同意,只是连袭人都会顾虑到的黛玉,她的金兰好友,此刻在她心中被摆放到哪里了呢?

是,她争取爱情,争取终身幸福,从道理上讲没有错。但从情理上讲却让人齿冷。

薛家虽是皇商,但与簪缨世族的贾家,书香门第的林家,一等公侯的史家相比,总是有段差距的。宝钗心里未必没有自卑之意,加上薛家衰落,薛蟠荒唐,她既有权谋之才,就必得迎难而上。


你看哪个上位者需要对人体贴入微,事事周到? 宝钗在贾府不动声色地做到左右逢源,既是她的本事,又何尝不是她的苦楚?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妙玉选择出家,黛玉选择绝食自尽,宝钗却为自己锻造一副完美的铠甲,穿上与生活奋战,从这个角度看,她又算是真正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