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爱摄影,却又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摄影作品在给观赏者带来视觉盛宴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一个不可弥补错觉:对大自然的经历可以简化成它的表面形态,然后记录在动态的或者静态的影像之中,比如地貌的形状,光线的质量,自然的色彩,精彩的瞬间等等。然而上天赋予人类丰富的感官,再使之生存于更加丰富的世界之中,绝不为仅仅以视觉去感受造物之无穷。往往我们的作品非但没有给观赏者表现出这些多维的感受,更糟糕的是在这个美图泛滥的时代,我们在告诉他们这些丰富的感受根本不存在,整个世界好似一个巨大的电子游戏。


有一天与著名手机应用PlanIt!的研发者乔文杰开玩笑:"你这小玩意有一天能取代摄影师,足不出户便能用它出摄影作品"。这一天也许并不是他的初衷,但终究会来到,而且会比想象的来得更早。我这位造福风光摄影的的南大天才学弟,或者是他学弟的学弟,到头来会让今天的许多风光摄影师失去赖以生存的理由。


可是转念一想,摄影艺术的真谛究竟是什么?我们为何而摄影?摄影并不简单是将自己所见记录下来再为他人所见,而是用我自己的一句话来说:


摄影是以自己的感动去感动他人


一件真正的好作品带给观赏者的是心灵的震撼而不仅仅是视觉的享受。然而摄影师的感动何来?寻一方美景,建一处基地。名为摄影创作,实则开一集市娱乐市众,整日以群体的喧哗淹没天人之间的窃窃私语。或者只是一大群好友出门采风,嬉笑之声闻与数里之外。所谓的感动到头来还是世间的嘈杂,只不过将集市或者麻将桌移到了山野之间而已。


唯有孤独,方能感受


要彰显天地间的韵律,必须压抑人世间的噪音,这和上一篇谈的"信噪比"是同一道理。


另外一种嘈杂之声并非来自别人,而是出自内心深处。驱车千里,独为一景。按下快门,立刻又去追逐下一个目标,为的是一张青史留名的大片。而一张摄影作品,又非要得到一片叫好而后快。在世界舞台上得不到认可便转向小团体而孤芳自赏,是天下人负我,而非我之过。然而小团体也终究会有不同的声音,于是微信群里终日吵闹不休。世俗的功利让人忘记了摄影的初衷,到头来还是不知为何天下人总是负我。


丰富多彩的世界,并非终点一处令人忘怀。释迦牟尼说:"过程比终点更美"。去感受而不用器材,去思想而不用语言,方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行摄天下,正如四光圈云漫老师之言:"只因为世界之大,我想去看看"。先去看,再去感受,然后再拿出相机。


摄影多年,拍片无数。回顾自己最有感受的作品,每每出自极端孤独的境地。


我独自在毕思台(Bisti)荒野里的一片怪石中拍摄,周围的旷野里目所能及之处空无一人。我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良久,这往往是我外拍时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此时我才能忘记摄影,所有感官都沉浸在天地之间。正因为孤独,才使我专注。正是不仓仓促促为目的所累,才让我有充足的想象而创作"龙的传人"这张独一无二的作品。


孤独便是自我约束,而辟一片净土。我在震耳的雁鸣中强迫自己静下心智,独自四处观望。发觉电线上有许多不起眼的北美斑鸠在晨光中轻唱。于是全然不顾身边万雁齐飞的盛况,观察许久,看出了五线谱似的图案。安静心智,读书是如此,摄影也是如此。


摄影者即便同行,也必须给自己创造孤独的氛围。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同行的云漫老师早是无影无踪,寻找他的孤独去了,只留下我独自一人陪伴着山谷里呼啸的风雪。然而正是如此,我才领略到这颗孤独者的气场。


孤独而摒弃杂音,专注而生创意。我在湖边拍摄仙鹤,晨曦之中身边空无一人,唯有鹤鸣为伴。然而正是在安静的等待中,使我思考,想到去尝试崭新的拍摄手段,产生了"光之魂"这张作品。


摄影是孤独的艺术,因为孤独是创作的条件。只有孤独的脚步,才能达到人所未及的境界。欢声笑语之中得到的是朋友间的情谊,尽管这也是人生不可欠缺的奖赏,然而你所要的已经从中得到了。






【摄影范谈】专栏目录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成员。他的新著《理性的灵动》于2017年元旦出版,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FanPhotography.com


范朝亮新著【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叙述作者在摄影作品背后理性的思考和灵性的感知,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


【理性的灵动】京东购书链接


四光圈网站:

4apertu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