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时,黛玉的聪慧、湘云的娇憨、宝钗的通达、探春的胸襟,总让我们击节赞叹。

但是我们看她们,多用一种仰视的姿态。因这样的妙人似乎只能在天上、在云间、在梦里——最不济也是在故事和戏本子里才能看到。


但红楼梦里还有一群人,和我们一样生活在烟火燎绕和柴米油盐之中。他们身上有太多~你、我、他~的影子,也有太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让人唏嘘,让人感叹,也让人顿悟!

1


刘姥姥初到贾府,被高门大户的富贵气象震慑,竟半天不敢靠近。几个看门的在那里挺胸叠肚指手画脚,她鼓足勇气蹭过去请安,称太爷们纳福,说要找周大爷。


众人打量她一会,都不理睬,半天才说:去墙角那边蹲着等吧!

一上了点年纪的起了恻隐之心,说:何苦耍她! 给她指了正确的方向。


正所谓阎王易见小鬼难缠,看门的本是贾府最底层,惯常被人呼来喝去。见到比自己更穷苦的却马上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不仅不帮扶反而下狠劲践踏。这样的嘴脸在生活中何尝不是随处可见?!


王熙凤接见她后先抱怨了一通当家的难处,刘姥姥听得心里哇凉,不想最后凤姐儿话锋一转,要送她二十两银子。刘姥姥喜出望外,感激涕零。(此处凤姐先抑后扬,先降低期望再给一甜枣)


刘姥姥对引她进来的周瑞家的感恩不尽,辞别时特地拿出一块银子塞给她!

穷困粗鄙如刘姥姥有此举颇让人意外,虽周瑞家的没收,心意已到,刘姥姥也才能顺利地二进,三进大观园。

那些用时脸朝前不用脸朝后的人,实在是自己把路越走越窄了,远不如刘姥姥!

2


王熙凤生日,贾府大摆筵席。贾琏趁空叫鲍二家的来房里乱搞,派俩丫环在门口放哨。


不想王熙凤酒沉回来小憩,刚走到穿廊,一小丫头看到她回身就跑,越叫跑得越快。凤姐起了疑心,抓她回来审,她还嘴硬扯谎。气得姐凤又是甩她耳光,又是拿簪子乱戳她的嘴,又让人烧红了烙铁来烙嘴,拿刀来割她的肉(此处,吓唬居多),她才从实招来。


凤姐听了气得浑身发软,直奔院门,又有一小丫头在门前探头,看到凤姐儿叫她,知道躲不过,索性跑过来说:我正要告诉奶奶,可巧您来了!一五一十告诉她二爷怎样怎样。(与前面丫头相比,她伶俐多了,见风使舵,随机应变得何等机敏!)


菩萨打架,小鬼未必就遭殃。菩萨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哪里还顾及得了你是肝胆相照还是自保其身,有时候做人圆通一点,少受的岂止是皮肉之苦?

3


赵姨娘要给自己的兄弟送殡,跟她的小丫头小吉祥没衣裳,找黛玉的丫头雪雁借月白绫子袄。


雪雁人小心眼可不少,她想:这衣服普通,一般丫环都会有一两件。她肯定怕往那地方弄坏了,不舍得穿自己的,她素日在我面前又没甚好处,不借!


人家小雪雁拒绝的相当有水平,她说:我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收着呢,如今还得告诉她,还得回姑娘,费多少事,误了你老人家出门,不如转借吧!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丫头,这玲珑的心思,这婉转的拒绝,简直甩我几条街! 怪不得连紫鹃都嗔怪她:你倒是巧,不借她罢了,还推我和姑娘身上!

4


大观园需要人去采买置办东西,这可是肥差,贾蔷贾蓉来求琏二爷和凤姐,贾琏本有点犹豫,被凤姐三言两语敲定了。


凤姐儿对贾蔷道:我有俩妥当人,便宜你派给你用吧! (其实是赵嬷嬷正求她给自己俩儿子安置岗位,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呢!)

贾蔷是聪明人,应对的也妙:正要和婶子讨俩人呢,这可巧了!(这种肥差个个削尖了脑袋要来,怎会缺人? 顺水推舟送人情罢了!)


贾蓉也悄悄问凤姐:婶子要什么东西,列个单子,我们给你置办了(走公帐)! 虽然凤姐笑骂了他一顿,内心未必就不受用,下次有好事第一个想起的当然是这等会投桃报李的人。


贾琏回得更直白:我短了什么,少不得写信告你,就不要在这里讨论了!(细水长流,刚得了好处就急吼吼地回报,一看就不是行家!)


5


贾府亲戚中,邢岫烟最为家贫。平儿吃鹿肉时丢了虾须镯,第一个疑心的就是她的丫环,不想是宝玉房里的坠儿偷的。


邢岫烟的红小袄丢了,丫环随口问了看果树的婆子,这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婆子又嚷又骂,王熙凤来弹压,她还理直气壮:这园子是奶奶家的,又不是她家的,我们都是奶奶派的,贼名怎么敢认?


后来虽被凤姐儿镇住了,邢岫烟却吞声饮泣:众多姐妹在这里,没有一个下人敢得罪她们,独她……


我们常说穷人志短,不是穷人不想扬眉吐气,周围的白眼,猜疑和冷言冷语,先就压得你直不起腰。能在贫穷中安之若素的人,得有多强大的心智啊!


6


元宵节大宴,宝玉中途离席,秋纹跟着伺候。 途中,他在山石处小解,回头洗手时发现小丫头端的热水变冷了。


可巧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小丫头便说道:‘好奶奶,过来给我倒上些。’ 那婆子道:‘这是老太太泡茶的,劝你走了去取去罢,那里就走大了脚。’(不给就不给吧,何苦说这风凉话)

秋纹道;‘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的茶铫子倒了洗手。’ (看看这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劲头)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忙提起壶来就倒。(转圜转得真快)

秋纹道:‘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小丫头训人一套套的) 婆子笑道:‘我眼花了,没认出是姑娘来。’(变脸变得这么快,我都替她臊得慌)


7


贾赦想纳鸳鸯为妾,邢夫人令鸳鸯嫂子去劝,金家的兴兴头头找,不想被鸳鸯抢白一顿,又被旁边袭人平儿说了几句。


金家的羞恼着回来,对邢夫人说:“不中用,他倒骂了我一场。”因凤姐儿在旁,不敢提平儿(再底层的人也有她的眼力见儿),只说:“袭人也帮他抢白我,说了许多不知好歹的话。”


邢夫人问:“还有谁在跟前?”金家的道:“还有平姑娘。” 凤姐儿忙道:“你不该拿嘴巴子打他回来(谁敢啊)?我一出了门,他就逛去了,他必定也帮着说什么呢!”


金家的道:“平姑娘没在跟前,远远的看着倒像是他,可也不真切,不过是我白忖度。”(算你聪明)


凤姐便命人去:“快打了他来,就说我和太太请他来帮个忙儿。” 丰儿忙上来回道:“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林姑娘不放人啊’” (这又是一个伶俐的)凤姐儿听了方罢,故意的还说“天天烦他,有些什么事!”(好一出大戏,既没得罪邢夫人又把自己和平儿摘干净了)


叹: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平儿对凤姐儿确忠心耿耿,凤姐又何尝不是时时护她周全?!

8


大观园里春光明媚,宝钗的贴身丫环莺儿一时兴起,折了柳枝和鲜花教大家编花篮。不想分管树木和花草的婆子不依了,不敢骂莺儿,对自己亲闺女春燕大发雷霆,指桑骂槐,污言秽语,气得莺儿一把全扔水里了。事情越闹越大,宝玉和平儿出面才弹压住。


过了几天,袭人在园子里闲逛,看葡萄的婆子上赶着要摘一串给她尝鲜。袭人虽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但对比莺儿之前的遭遇,天壤之别啊!


莺儿是客,是丫环,袭人是未来贾府主人身边的红人,下人们的眼睛自是雪亮,看人下菜的岂止他们,你们身边应该也不少吧!

9


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少了一瓶,是赵姨娘私下求彩云偷了给了贾环的,大家心知肚明,可恨彩云不但不应,反而攀咬玉钏儿,两个人窝里发炮,吵的合府皆知。


宝玉怜香惜玉,意欲为之顶缸,平儿说“那也须得把彩云和玉钏儿叫了来,问准了他方好。不然他们得了益,不说为这个,倒像我没了本事问不出来,他们以后越发偷的偷,不管的不管了。”(管理者的情商)

人来后,平儿含沙射影,言语敲打,不想激发出彩云的羞恶之心,竟慨然认罪。(可见平儿高超的说话之道)

此事平儿处理得相当漂亮,顾全探春的体面,查出真凶,得饶人处饶了人,又不失管理者的震慑力,实在是四角俱全,值得后人学习效仿。

10


贾府的主厨柳家的有个模样娇俏,纤弱风流的女儿——五儿。晴雯死后,宝玉房里有一空缺,柳家的就一门心思想帮女儿谋到,为此下狠劲与芳官交好。


芳官来厨房传个话,她祖宗一样伺候着,又是端热糕又是现炖新茶。有次芳官没食欲,让她做碗汤,你猜送上来的是什么?—— 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

就这芳官还不耐烦,嫌油腻!(急得我大喊:放下,让我来,我来!)


待迎春房里的司棋派小丫头来要碗炖鸡蛋时,柳家的却换了另外一副面孔,说:鸡蛋短缺,改日吧!

小丫头很生气,说: 前日要豆腐你给了馊的,今天要鸡蛋又没有,我就不信,别让我翻出来。(势利眼不是一天两天了)

小丫头边说边四处搜寻,果然搜出鸡蛋来了。柳家的也不是好惹的,叉着腰说出一箩筐的难听话,大意是别人额外要个吃的都是陪着笑脸贴钱,从来没有你们这种吃白食的!

小丫头赌气回去告状,司棋大怒,率众人把厨房砸了个稀巴烂。后来,柳家的还因此惹出飞来横祸,差点丢了差事送了命!
其中曲曲折折,人间百态,更是一言难尽,咱们留待以后再慢慢分解吧!只是因果循环,终会有报,心存善念,才会福泽绵长——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