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yi小暖

图片来自网络


小时候,第一次读《格林童话》,王子捧着一只跑丢的水晶鞋满世界的找灰姑娘,那时想:情人是透明的水晶。

后来,有个同学过生日,她的男友点了道菜,情人泪。清清淡淡的土豆、胡萝卜,青椒丝拌粉丝 ,只是一入口,芥末油冲的在座的一个个直掉眼泪,那时想 ,情人是掉不完眼泪。

再后来,读了好多书,记住了民国时期有个女子 ,林徽因。用她温婉的爱成就了三个男人,也被他们疼了一生,宠了一生。一个如四月天晴暖的女子:在爱情中知进退,敬业务实的品质兼备浪漫唯美的才情,更懂得相夫教子脚踏实地生活。那时想,情人是一直在疼的心。

某日整理旧物,无意间翻出好多年以前厚厚的一摞随笔,打开来看,是一些如暗夜里的星子般忽明忽暗的期望;一季梦里都能笑出声的花期;一段被雨水淋透的悲凉……

置身于字海中 ,指尖触到久违了的湿热,那些无法伸张的情愫像一朵朵羞涩的小花夜夜爬满心头悄然堆起的格子篱笆,只要遇点雨露就会疯长,倔犟地缀满各种缝隙,即使没有人欣赏,依然努力地绽放……蓦然惊觉,这么多年来,情人般陪在自己身边的,依然是文字,从恋上它的那天起,从未离去。

对于一个爱写字的女子来说,喧闹的尘世有一方清雅洁净的天地可以自然随性地和灵魂深处的另一个自己对话,种种菊,修修篱,那应该是最惬意的事了。

一个挚友说:某段文字,读罢竟有种说不出的疼。于是,好多天不发表任何东西,夜阑人静时,翻出枕边的日记薄画上几笔,也没有很刻意的坚持什么,只是觉得离开了文字,似丢了灵魂的身体飘忽不定。

与文字相伴的路途清幽孤寂,像一个在漆黑的隧道摸索前进的独行者,有困惑,有彷徨,甚至偶尔会有久久见不到亮光的绝望……只因心里藏暖,梦中有爱,才会忘记了寒冷清苦,向着远方那点点烛光前行。

有时,也会觉得自己的文字太过苍白,意境太过浅薄,表达枯燥无趣。于是,早早闭上眼做休息状。灵魂的笔便开始在思维的原野旖旎的舞动,那些被笔尖唤醒的精灵们一个个从慵懒的细胞下奔涌而出,扇动冰雪般透明的薄翼,飞过一片素雅淡香的花海,吻过一片粉妆玉砌的高原,掠过一片莽莽榛榛的丛林,来到一所洁净的小木屋,暖暖的炉火映红了暖暖的脸、、、、、、

一路清酌浅吟,一路听风独舞,拈几滴墨香,洒几许沁凉。春光中仰慕过玉兰花的高雅,夏阳里迷醉过荷花苑的清逸,沐浴在银杏雨舞秋的悲壮里不得不感慨:迟暮黄昏终会到来,有一天力不从心的手再也握不住笔,迟钝的脑海不再封存任何记忆...…情人,那一卷卷曾用灵魂温度书写的文字,能记得,这个世界不论薄情还是厚义,一朵平凡的小花,慈悲地开过,认真地暖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