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1


尤二姐是个绝色美人,花为肠肚雪做肌肤,美到什么地步呢?胡太医瞥到她真容后魂飞魄散,惊为天人!


可惜她命不好,早年丧父,尤老娘带着她姐妹二人嫁给了尤氏的父亲。没安稳几年,继父也死了,家道中落,全靠尤氏和姑爷贾珍周济。



2


贾珍何等人? 儿媳妇都不放过的色鬼!


儿子贾蓉也是一路货色,父子俩还有聚麀之诮(就是组团玩女人)。整个宁国府如柳湘莲说:也就门口俩狮子是干净的。下人焦大曾醉后大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的爬灰!


尤二姐的投靠无疑是羊入虎口,也许是生性轻浮,也许是迫于生计,她与这父子俩嬉笑调骂,无所不至,不清不楚。

不想贾琏也看上了她的温柔标致,在贾蓉的怂恿和周旋之下偷偷娶了她做二房,安置在贾府后的巷子里。此事瞒得铁桶一般,等王熙凤知晓时,木已成舟!


3


王熙凤大怒,这不仅是丈夫对她感情的背叛,还是众人对她权威的挑恤,对她尊严和智商的藐视。


王熙凤绰号“凤辣子”,性格刚烈,绝不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主儿! 但发作一番下人之后,她比谁都清楚形势对她极其不利,她进退维艰!


1) 这是个三妻四妾的时代,贾琏别说娶个二房,娶三房,四房都没有王熙凤挑理的地方,更何况她还常年无子。


2)贾琏此举虽不光明正大,但王熙凤也不能借此发作。她泼辣的名声早出去了,大家只会说她嫉妒太重,积威太甚,逼贾琏到如此田地。


3)尤二姐不同青楼女子或鲍二家的,她是尤氏的娘家妹妹,后面还有贾珍贾蓉撑腰,投鼠忌器,打狗也得看主人。


4)尤二姐不仅标致还温柔小意,连贾母都说是齐全人,把王熙凤比下去了。


5)最致命的一点——男人的心已经完全被尤二姐抓住了。贾琏欢喜得不知怎么奉承她才好,把自己的体己全交给她收着,怕她受委屈,不许下人提三说二,将凤姐一笔勾倒,直称“奶奶”,说王熙凤给她提鞋都不配!


你是王熙凤,你火大不火大? 咽不咽得下这口恶气?




4


你会怎么办呢?


怒火中烧,不顾一切先带人把地方砸个稀巴烂,把人打成烂猪头,鱼死网破?


还是伸伸脖子,咽下这口恶气,人前强笑,漫漫长夜,内伤成郁,辗转难眠?


抑或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潇洒转身,与他和离,留给他一个华丽的背影,笑看老天如何收拾狗男女?


No! No! No! 这都不是王熙凤!


她是谁? 智谋过人,脂粉堆里的英雄! 她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就绝地反击,扭转局面,即大快人心又让羞辱她的人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阴狠毒辣,伤及人命的地方咱们跳过,欣赏下她的能屈能伸,巧妙布局,环环相扣的机智和沉着吧!





5


第一步:出其不意,主动示弱


王熙凤得到消息后怒火中烧,可她偏有本事在贾琏前面笑语宴宴,若无其事(我就问你,你忍得下吗?),待贾琏一出门去外地办事,她就带着媳妇婆子、随从男仆,浩浩荡荡直扑尤二姐处。


阵势虽浩大,凤姐却一身素裹,头上素白银器,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不见富贵跋扈,只觉楚楚可怜(细节决定成败)


一见尤二姐,凤姐亲热似火,剖心剖肺陈述冤情,指天发誓绝不是嫉妒不堪之人,皆因管家才被小人诋毁名声,尤二姐戒心渐消。


又呜呜咽咽哭着求二姐随她进府,如果不愿,她就搬出来陪她住,只求二姐在贾琏跟前替她美言,留她个站脚地方,服侍二姐梳头洗脸。(此处我真是目瞪口呆,何等能屈能伸! 你能在恨之入骨的情敌前面这么拉得下脸吗?)


看到尤二姐对平儿客气,凤姐说:快别这么着,她就是伺候咱俩的丫鬟! (平儿在贾府俨然二管家的威风大家还没忘吧!)

尤二姐耳软心实,一会就把凤姐视为知己,倾心吐胆,不仅愿意进府,还把自己的箱笼,贾琏的体己全交给了凤姐。


首战告捷!


6


第二步:散播贤名,暗埋机关


王熙凤早早就给尤二姐拨出三间房,里面装饰和她的屋里一模一样(事出反常必为妖)。她先把尤二姐送到李纨那里安置,稳住大局。背后却派人查她底细,得知尤二姐定过一门亲事,嫁贾琏前才退掉。


王熙凤暗暗筹谋,对尤二姐等说:为了二爷的名誉(尚在国孝家孝中),尤二姐的名声,对外不能实话实说,就说凤姐因贾琏无后,看上尤二姐,先接到园子里,一年后再圆房。


尤二姐感激不尽,众人都夸凤姐贤良,贾母看她不嫉妒,主动为老公纳妾,也对她赞赏有加。


殊不知凤姐只是要取得舆论支持,实则另有一番打算。


她命人找到尤二姐以前的未婚夫张华,威逼利诱,让他一张状纸告到衙门,告贾府强抢民女,指名道姓传唤贾蓉。


另一方面,她让娘家人利用权势在官府那里打好招呼,此案最终会以“讹告”结案,决不会影响贾府声望(孰轻孰重她自有分寸),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由头来大闹特闹!


7


第三步:师出有名,化被动为主动


官府一传唤,王熙凤就率众人直奔宁国府。贾珍见势不妙赶紧避了。贾蓉尤氏硬着头皮、堆着笑迎了上来。


凤姐照尤氏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痛快! 凤姐多日窝着的恶气终于名正言顺地撒出去了!)


又点明利害:你就愿意给,也要三媒六证,现在国孝家孝两重在身,被人告了! 人人都知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你为啥这等害我?

一面说,一面大哭,拉着尤氏,只要去见官(装腔作势罢了)


急的贾蓉跪在地下碰头,只求“婶子息怒。”

凤姐儿一面又骂贾蓉:“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还敢来劝我!”哭骂着扬手就打。贾蓉忙又磕头又举手左右开弓自己打了一顿嘴巴子(终于知道凤辣子的威力了!)

凤姐儿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只说:“给你兄弟娶亲我不恼。为什么使他违旨背亲,将混帐名儿给我背着? (心里自然不是这么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妹妹我也亲身接来家,现在三茶六饭金奴银婢的住在园里(看你脸面我对你妹妹好着呢!)。 我昨日急了,少不得偷把太太的五百两银子去打点(子虚乌有,讹钱呢,)。”

说了又哭,哭了又骂,后来放声大哭起祖宗爹妈来,又要寻死撞头。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并无别语,只好骂贾蓉糊涂。

凤姐儿听说,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紧对相问道:“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去?你这会子还怨他们。” 说着啐了几口。 (这话何等毒辣难听,凤姐借着由头把这几日俯身做小的窝囊气加倍发泄到尤氏身上。)尤氏全无招架之力,众姬妾丫鬟媳妇只好乌压压跪了一地陪笑求情。

捧上茶后,凤姐随手就摔了,接着哭骂贾蓉,言辞锋利,句句如刀,逼得贾蓉磕头不绝,自称一时吃了屎才去挑唆贾琏,再也不敢了(我相信这绝对是肺腑之言)

凤姐见他母子这般,瞬间又转过了一副形容言谈来,与尤氏反陪礼说:“我是年轻不知事的人,一听见有人告官了就吓昏了,得罪了嫂子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凤姐深知此理)

尤氏贾蓉一齐赔礼认罪,表示会打点五百两银子与凤姐送去,绝不让她亏空!

凤姐儿尚不依,逼得贾蓉做出承诺让张华领尤二姐出去后,又惺惺作态:我断舍不得你姨娘出去,你多给他钱为是。”

贾蓉深知凤姐口虽如此,心却是巴不得尤二姐出去,她却做贤良人。但如今只能怎说怎依。

此战是王熙凤最漂亮的一场翻身仗!
发现老公不忠,被众人愚弄,每个人心底都有一把熊熊大火,炙烤得自己日夜难安。可释放发泄之前,一定得像凤姐一样瞅准时机,不仅出尽恶气,稳占上风,还讹走一笔银子,实在是高!
且她口齿锋利,言语逼人,却合情合理,能收能放,堪称现代女性撕破脸时的范本,大赞特赞!


8


第四步:借小四之力治小三,坐山观虎斗


事情最终闹到贾母跟前,贾母道:幸好还未圆房,把尤二姐领出去就是!

尤氏尤二姐一肚子苦水说不出(因之前和凤姐儿一起撒的谎),只是咬定已经退了亲。


凤姐担心尤二姐送出去后又被贾琏接回偷偷安置,换了主意,决定把她留在身边,随时拿捏。


贾琏回来,看到凤姐儿如此贤惠,不禁羞愧难当(男人的心被拉回一点)


不想,贾赦又赏给他一个美艳丫鬟——秋桐。凤姐心中一根刺未拔又来一根,但她眼珠一转,决定借力打力,隔山观虎斗。

自此,她天天在秋桐前面哭天抹泪,说:她是二爷心头第一人,咱们又能怎样?(适时示弱)

秋桐胸大无脑,嫉妒之火熊熊燃起,跳出来指天骂地,大骂尤二姐婊子,贱货,先奸后娶,言辞粗俗不堪。又去贾母那里上眼药,说尤二姐如何恃宠而骄,令贾母厌了她。

凤姐儿早早就敲打了尤二姐,说人人都传她水性杨花,之前和姐夫外甥不清不楚,气得自己肝疼之类。

尤二姐本就心虚,根本不敢和秋桐迎战。加上丫环们暗地冷言冷语,缺吃少穿地磋磨她,她很快就面黄肌瘦,病倒在床。

贾琏请胡太医来看看是否有胎气,不想太医一口咬定是气血凝滞,一贴大补之药下去,打出一成型男胎。贾琏大恸,欲捕胡太医,人已不见踪迹(多半已被凤姐儿买通,此处她已超出底线,伤及无辜生灵,实不可取!)

孩子没了,凤姐儿表现得比谁都悲痛,焚香祷告,虔诚祈求,人人都说她大度贤惠。

尤二姐生无可恋,夜间吞金自尽了!

贾琏伤心欲绝,却不敢在凤姐前哭。贾母被吹了耳边风,不许把尤二姐葬入祖坟。可怜贾琏办丧事的银子都从凤姐那里支不出来,还是平儿瞧瞧塞给他一包碎银。

贾琏就此厌弃了秋桐,她很快被家人接出去了。

至此,王熙凤一箭双雕,大获全胜,即拔了心头刺又得了好名声,还让贾琏有苦难言。





9


但是,贾琏就此对她起了疑心,二人反而渐行渐远,从这个角度来讲,哪里有真正的赢家呢?


我常想,在这个三妻四妾的时代,王熙凤为什么如此激烈勇猛地抵制贾琏娶妾? 只是因为她生性要强霸道吗?有没有可能她对贾琏动了真心,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各位亲,当你也一腔真情错付时,请像王熙凤一样勇敢沉着,把你的尊严和滚烫的情感从男人和小三那里连本带利讨要回来吧,否则你将永远无法洒脱转身,那些委屈和不甘会日夜蚕噬你的心,让你难以新生!


只是万勿赶尽杀绝,否则蚕噬你的就是~良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