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如月(原创)


我总觉得,我的身体里,一定流淌着藏民族的血液,或许,前世是高原上的一朵莲,所以今生,要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她的怀抱,如果有来生,我祈求轮回成一条鱼,落在九寨沟清澈明媚的水里,游弋于那些韬养千年的木珊瑚间,不问红尘是与非。

2007年始,三访九寨沟,独自在景区内盘桓多日,拍了数百张片子。这些是2010年第三次进景区内拍摄的,暮雪晓晴,偶尔白天也下雪,时值秋末冬初。


后记:sandy说:“漂亮的地方危险,漂亮的花有毒,包括狼毒花。我得早点去西藏了,不能等。”


何尝不是?越艳丽的蘑菇越毒,罂粟花娇柔妖冶,却是奇毒。


可是,那一日,若水给我留言说:“你似一枚罂粟,让我慢慢中毒。”读到这句,顿生欢喜,文字之美,简洁却惊心。

贝老师说,当年因为九寨沟,才喜欢上摄影。


我觉得,其实,不过是一个契机。某些物质,与生俱来,并且,随着经年的修炼和积淀,对生活和生命的珍惜和热爱,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成就不同寻常的审美品味,已经入心入髓入骨血,连灵魂,都带着香气。

而摄影,是一种表达方式,是一条与天地和生命对话的通道,是出发,寻找,和抵达。

这些片子,封存了七年,感谢它们一直都在,并且,依然如初遇般惊艳。

晨起,雪开始下,满心欢喜,玩自拍。

闭上眼睛,聆听风、聆听雨、聆听日月、聆听星星的轨迹,聆听时光、聆听历史、聆听生命、聆听爱和成长……


所谓人与自然和谐,其实,是自然予我们无私馈赠,一直是自然在庇护我们人类,当深知感恩和敬畏。

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看风景,拍风景,甚少拍人文人像,极少拍自己,唯独这一次,沟内开放的每个经典景点,都兴致盎然地先给自己拍张到此一游。


脚架支好,设置好所有参数,然后快速跑到镜头前,15秒,咔嚓,旋即跑回镜头后,游客太多,担心被绊倒,有些人会停下来看我一个人傻乎乎地忙前忙后,有的甚至请我帮他们拍几张。

贞静素朴,无关年龄,无关样貌,安于这种状态。

也许,冥冥之中已注定,竟是此生最弥足珍贵的纪念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08-19,朋友圈转发震后九寨沟,满目疮痍,令我心痛到无法呼吸,曾经,几乎走遍她的每一条栈道,看遍她每一个角落,赏遍她四季,所有关于她的记忆,像触摸肌肤般温软细腻,欣赏当年留存的照片,依然如初遇般惊艳。自然的力量,可以成全,亦可以毁灭,只需一瞬间。还有什么能够永恒?亘古不灭的,唯有时间。


我们都是时间的沙,风一吹,就散落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