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流淌

走过一西餐馆,生意挺火爆,门口有不少红男绿女牵手搂腰,腻歪着,等待着入座,大快朵颐,刀叉相见。酒足饭饱的一对男女,女的红着脸,男的红着眼,踱步晃出门口,男子自然的搂住女子细腰,左右张望,随后二人目光暧昧的对视,不约而同的,神秘的笑了笑,我用着自己洞若观火的眼神深入到了那对男女的内心深处:想必他们在找宾馆。果不其然,随后他们携手向霓虹的深处走去,那里就有家酒店!
喧嚣被我的脚步抛开,没多远,在一路边石阶上坐了下来,身后不远处便是一快捷酒店,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习惯性的翻开手机,朋友圈是轮番的秀恩爱的轰炸,都懒得在点开,眼前的一双双大白腿的接踵而至,这倒是可以趁着耀眼的灯光尽情的观赏,怀揣着艺术家的眼光,指点眉目如画,欣赏美腿如林。
凡间的织女们一个个梳妆打扮,涂脂抹粉,花枝招展的在街头招摇过市,一双双大白腿从我面前走过,带走了风,留下来各种品牌的香水味,隐约中我仅能辨识出一种味道:六神(国际大品牌,英文可以翻译成six god)。姑娘们手捧鲜花,脸作幸福装,身旁跟着屁颠颠的男子,等候差遣 ,一脸的讨好状,让我想起了康熙微服私访里的三德子。
看着 一双双大白腿和屁颠男子消失在门头闪着幽光的快捷酒店大厅后,嘴角淫邪的笑了一笑,不留一丝痕迹。
路对面则是笼罩在昏暗中的一排的洗头房,像另外一个世界,与这边的喧闹仅仅一街相隔,半掩着的毛玻璃门,闪着暗红色的光,门厅冷落,一个个衣着大胆,坦胸漏乳,毫不示弱,却是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低头刷着手机,拄着拐棍的老爷子从街那头的黑暗中走过门口,脚步没停留,眼神却定睛观望,低头刷屏的女子陡然的抬起头,望了望外面,又寂寥的收回了眼神,我默念道:今儿过节,姑娘们还是收拾收拾关门吧
而这时酒店门口依然是进进出出的红男绿女。
有道是:
一场秋雨一场凉,牛郎织女相会忙,刀叉相见杯留香,体液横飞床受伤。
低头继续翻着朋友圈,老伙计郭子发了条朋友圈说: “没有恩爱就没有杀害,这是今天看到的最好玩的状态......加班中”。
把我乐着了,是啊,作孽啊,一个月后的今天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老夫一心向善,不杀也不害。淡定的坐在宾馆门口,听血雨腥风,看人来人往,心淡如水,直感叹好凉一个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