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在吃饱喝足之后又多了一层需求,这个需求就是看不见又摸不着的尊严。尊严和体面是分不开的孪生兄弟,有尊严而体面的活着也是所有人的梦想。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一生都能梦想成真的。

假如把这个尊严放在靠乞讨为生的人面前,又价值几何呢?要尊严就长期饿着肚子,不讲尊严就能暂时活着。对穷人而言生与死才是最现实的,谈体面根本说不着。

  听说当下,在边远偏僻的山区,因交通不便,贫穷困苦的严寒冬天里,没鞋子穿的赤脚孩子们一到冬天就追着牦牛跑,一见到哪个牦牛摇尾巴,孩子们就咧着嘴巴傻笑,因为牦牛要拉大便了,娃娃们开始兴奋的猜拳,赢了的孩子就可以把冰冻的双脚,放在热呼呼的牦牛大粪里捂暖。想想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想到要尊严和体面呢?别逗了,怎么可能?比起他们能好好活着而言,谈尊严与体面未免太奢侈了吧?

先祖陶渊明先生可谓真有骨气,不为五斗米而折腰,宁可玉碎也不瓦全。如此傲骨情怀当非常人所能及,所以才会流芳千古。

韩信就不一样,在特定情况下他顾全大局 ,留得青山在,把尊严和面子先放一放,忍一时胯下之辱,成就一番大业,忍常人所不能忍,做成常人所不能做的事。依然是有尊严而体面的活了一回。

现实就是这么任性,在身体棒棒,吃嘛嘛香。日子过得舒心,票子花得开心,感情完美称心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每天翘着二郎腿讲讲尊严、侃侃体面玩玩。当有一天,身体欠安的跑到医院,大小解都不能自理,随医生怎么摆布了,这时候把尊严和体面又置于何地?

  尊严就是人抬人高的矫情。以越来越排场的婚礼为例吧,本来是两个成年人自己的事情,可以要多简单就有多简单,两人各带户口本、身份证去民政局,领本结婚证合法了就行。偏偏要求有房有车,然后惊动所有的亲朋,出钱、出力、出祝福。选在豪华的酒店,当着几百号人,小两口表衷心的台词背得朗朗上口的顺溜,什么海枯石烂永结同心等等的誓言,一股脑儿的全背出来了。临了呢,能白头到老的少之又少,好点的在一起几年或者短到几个月就打架散伙的找理由离了,结婚时的信誓旦旦反而成了谎话和废话。

虽然当时家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债台高筑的想让子女们幸福,然而,日子还得由小夫妻俩他们自己去过不是吗?即便能请联合国所有的人来见证这场婚礼,谁又能保证与时俱进、变化莫测、充满诱惑背后的人心?过得好皆大欢喜,如果过不好呢?也就成了几百人见证的笑话了,还讲什么尊严和体面?

 

汶川地震是2008年5月12日,至今已有九年的时间了,在亲生经历、亲眼见证者的心里永远是抹不去的痛,这种痛将伴随他们一生。当时灾难过后,满地狼藉,尸横遍野,一个个遇难者惨不忍睹的躺在地上,由幸存的人来认,看到地上躺着自家的一个,两个甚至三个不等的亲人,悲伤撕裂般的席卷着幸存者的整个身心,还有许多失踪者,至今都下落不明。

为了避免疫情发生,无论如何不舍也只好认同的尽快处理后事。一齐拉到万人坑,一层石灰一层人的掩埋起来。那么多的遇难者,幸存的人都无家可归的难以照顾自己,又怎么可能讲什么体面的将一个个亲人领走?领到哪里去啊?家都塌了放哪儿呢?又如何奢望叫来所有的亲朋,一同见证亲人的离去?

灾难面前、家家户户都有遇难死去的人,难得有一家是全的,活着的人痛不欲生怎么去讲尊严?还怎么可能帮故人七七素素的去做法事超度亡灵?

如今,历经沧桑之后,那里的人们,见到合家幸福旅游的客人们会万分的羡慕,他们不羡慕金钱和地位,只羡慕有个完整的家庭。

  有个家在汶川,人在上海发家的大老板,天天花天酒地的,在外面背着妻子养了好几个漂亮的女人。妻子和女儿在汶川地震中遇难了,通知他回家认领,他找遍残破家中所有的箱柜,也没能找到妻子和女儿一件像样的衣服,没能让这娘俩体面的离去。

这时,他才懊悔不已的在汶川地震纪念日当天,带着妻子及女儿的照片和遗愿前往九寨沟旅游。他当着众人失控的骂自己是个混蛋。竟然,自私的把妻子和女儿的尊严踩在脚下的胡作非为。

  离去的人能不能有尊严而体面的离开,那就得由活着的人说了算是不是?

  昨夜2017、8、8、九寨沟发生了7.1级的地震,飞往九寨沟之前,几万个潇潇洒洒讲尊严的游客们,很体面地拉着行李箱缓缓的走下飞机,由当地导游安排的专车接送到酒店休息、用餐。服务稍欠不妥个别人还会因为尊严和体面,不讲尊严和体面的争吵一番。

然而,芸芸众生里谁都无法预知,幸福和困难哪个先来。当自然辗转反侧,地动山摇的那一刻来临之时。估计有百分百讲尊严和体面的游客都会悔恨莫及。为了只顾自己的性命,而不顾他人的逃生;人流如潮般的涌到安全地带,哭天喊地的哇哇乱叫。

  宾馆里的游客,因为寒冷也会不顾尊严和体面的裹着宾馆房间里的雪白被子逃出门外,挤在宽敞的空地哭诉并互相埋怨着后悔当初的选择。

那些仍在客车里的顾客迟迟不愿下车,因为他们知道,唯有车可以更快的带他们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魅惑又危险概率较高的地方,祈求安全回家,回到生养自己的故土。

  可是,当看到死亡人数报道时,却是游客居多,我沉默了许久。

  悲切啊!几万人背井离乡的前往九寨沟观光旅游,带着兴奋和激动的心情去饱览童话般的美景,顺便也想为那里搞活经济做点贡献的。哪曾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偶遇山崩地裂、尘土飞扬、天昏地暗。将一个个吓得惊恐万分,甚至莫名的危及了生命………。 把父母含辛茹苦养育的希望种子,永远留在了那里,留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异族他乡了。

 

想到此,我早已泪流满面……。

 

普通人为了能好好的活着,尊严和体面暂且就不算什么了,那就随那些养尊处优的人矫情去吧。


2017、8、9 陶雲峰

陶雲峰、画家、诗人

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

喜马拉雅fm认证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