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掀开衣服,低头瞅瞅跟了我三十多年的肚皮,抚摸着溜圆的曲线,拍了两下啪啪响,靠在躺椅上歪头看了下窗外的天,皓月当空,看了下时间,快十一点了,出去走走吧,拿定主意,便起身,挺着肚子,客人都已经睡了,走廊空旷,回音很响,便悄悄的蹑脚出了客栈,藏区的天黑的晚,九点多才黑,度出客栈,左右望了望,华灯初上,行人渐疏,小风吹干额头的汗,我这小手袖着,耳机放上小歌,单曲循环着《初雪》,迈步前行了

  出了客栈的巷子,豁然开朗起来了,路灯也是藏族风格的,如同一个个虔诚的信徒默默的伫立着,低头祈祷。金黄的灯光所及处,都被涂抹上了橄榄油的色彩,厚重、粘稠、神秘。路面的麻石板散发着经年摩挲的包浆的幽光,有让人油然而生的肃然起敬之感,路上还有不少转寺的行人,或磕长头,三步一叩首,或手捻佛珠,念念有词,或拿转经筒,亦步亦趋,我不信佛,但眼前景象却让我烦闷的心安静了下来。往前走,便是通往大昭寺的路,一条老黄狗端坐在路中央,我唤他他不理,岿然不动,行人的来来往往也似乎影响不了他的心境,莫非在每日在大昭寺听喇嘛诵经念佛,狗都通了灵性不成?他在等谁?等他的情人么?
已深夜
她依旧
端坐如钟
岿然不动
我站在菩提树下
等待祈福的友人
树上红绳
随清风招展
酥油香
在风尖飘动
嬉闹声
由远及近
我等的人来了
老狗
还在那静静地
坐着
我走过她的身旁
她不看我
直视路的尽头
我走到路的尽头
她还在
端坐如钟
岿然不动

直行没多远右拐,便是大昭寺正门了,透过广场昏暗的灯光,能隐约的看到寺院门口的还有很多人在虔诚的磕着长头,磕头时手掌和身体与毡毯的摩擦声,沙沙作响,我不知为何长叹了口气,是为自己么?如果不是那又是为谁,我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啊。
  轻轻的走到寺院门口,看到还有几个空的毡毯,犹豫了一下,脱了鞋站定,,借着昏暗的光线学着信徒们的姿势,也磕起了头,当全身着地,头深深的埋进臂膀,泪竟然毫无征兆的涌出,这是怎么了,问自己,我不知道,只管压着喉咙:眼泪流就流吧,声音就不要哭出来了,我脑海中闪现出亲人朋友,一边想着他们一边默念着:小鹿为你们磕长头祈福了。
  不知磕了多久,也不知磕了多少个头,只知道等我起身时,旁边磕头的人已没了多少了,从一开始觉得觉得新鲜,到磕第一个头泪涌,再到泪痕被高原的风吹干了又湿,佛啊,难道我与你有缘?为何我会附身向你叩首时情绪会如此不能自控?

  穿上鞋,抖抖衣服,顺着广场往西行,又是一条条幽深的小巷,巷深心静,只有我的呼吸声和轻轻的脚步,路两旁的人家早已关灯休息了,偶尔从楼里传出来的咳嗽声,也是那么清晰。
  抚摸着斑驳不平的墙壁,我仿佛有了进入时光隧道的恍惚感。在历史的幽深处,三百年前,某个夜深人静时候,皓月晓风寒,仓央嘉措,他应该就是踏着这一条条巷子的青石板,那时没路灯,他会不会就打着个灯笼,在青石板上亦步亦趋的走向小黄楼,赴那姑娘的一面之约的呢?是不是在这条小路上他念下了 这样的诗句呢: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无从得知,也无需得知!

  十二点后的八廓街,行人都已散去的差不多了,除了街上散落的三三两两聚会的老狗在亲嘴嗅屁股,也就是我了。
  走到一个尽头没有灯光的巷子口,看到了这个沙发,拍了下来,似乎镜头在远点会更好,孤灯,残椅,夜归人
  没了白天的毒辣的日头的暴晒,高原的夜的有些冰凉,我紧了紧衣领,迈着碎步,漫无目的的溜达,四处观望,肆意遐想

一盏盏孤灯守候着一条条幽深的巷子,如同我的眼神一样,想穿透他的幽深,怎么也塞不满夜的空荡和粘稠,只消失在转弯处,再也无力前行,

  巷虽无言,然非无声,袖手走在午夜的八廓街,耳机里放着初雪,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冷冷的风吹过面,夹杂着酥油茶的清香,
路过了尼玛茶馆,门户禁闭。吹了吹门前的台阶,盘腿坐下。嘴里的唾液不由自主的泛出了午后甜茶的味道,心里默默念起下午时,茶馆角落窗台落在脸上的那几尺阳光,想起藏族老乡悠闲的说着我没听不懂语言,想起零钱随意的放在桌上,喝完一杯,不用吆喝,提着个大茶壶自动走到你桌前的满脸笑容的藏族大妈,将你的杯子斟满,顺手拿起零钱,再找给你几个钢镚,便退回去到别的桌子,没有多余的语言交流,仅仅那温暖的笑就足够窝心。

  初雪已经不知道在耳机里巡回播放了多少遍,我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深巷子的转角处,晃到了玛吉阿米餐厅,这是当年仓央嘉措与玛吉阿米幽会的小黄楼
  这里藏着一个古老西藏美丽的遗梦,这里流传着一个至今仍让人唏嘘不已的浪漫
  那是三百年前的一个午夜星空下,一个看似普通却神秘的年轻人遮着头来到这个酒馆,一个同样普通也不普通的却也注定不再寻常的貌美女子,在这酒馆不期而遇,眼波的流连顾盼,一个荡气回肠几百年的故事就在这酒馆昏暗的油灯下慢慢的流淌铺开蔓延直到如今。
这就是仓央嘉措的那首诗歌:
在那东方高高的山尖
每当升起那明月皎颜
玛吉阿米醉人的笑脸
就冉冉浮现在我心田
只是那位踩着月光而来的少女自从那夜后,再也没有出现,而玛吉阿米酒馆的故事却被一代代的演绎,如同一个美丽的遗梦,永远无解却又永远浪漫的梦,每对来到这的情侣,都会在大昭寺东南角的留下影像,也在每个过客的心里烙下了美丽的遗梦,
三百年后,熙攘的人群,全球各地的游客来到这,都会仰头遥望这座不起眼的普通的小黄楼,只是物是人非

尘埃落定,这个夜晚夜游的出发点,也是终点,是啊,尘埃落定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思绪万千,遐想万千,即便我把路灯描绘出华盖的光鲜,把黑夜的孤单描绘出欢乐流连,视线收回还是要面对眼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