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如月(原创)

下雨的清晨,街巷寂寥,行人稀疏,喜欢开着车,如果时光缓慢,希望是漫无目的地穿行,于无人处,挑“积水成潭”的路面走,恨不得连人带车在里边打几个滚再出来。


恍惚年少,那些多雨的季节,常常一个人,走在雨里,拎着鞋,光脚丫子,一个一个水洼洼蹚过去,必得惊出层层水花。

如同现在,望着前车涉水疾驰,车身两侧溅起的水瀑,宛若巨大而透明的鳍,惊心动魄,甚是美!

极爱南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行走半生,却仍是那个檐下听雨的女子,一半明媚一半忧伤,一半烟火一半禅。

简单后期调整,一次性拍摄、原图背景、无素材叠加、无移花接木处理。部分图片为手机拍摄。

后记:afan说,我是一半西藏一半江南,看惯了我和西藏,陡然从恢宏壮阔变得温柔缱绻,无论文字,抑或摄影,风格转换得简直让人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