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夫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回荡了一年多:二月来非洲吧,我让你看看什么是非洲金。四光圈的这哥们是典型的西部牛仔,哪儿有淘金的机会他往哪儿钻。终于,我也顶不住诱惑,加入了他的淘金大军。


想起非洲,心里总是有一丝恐惧。四光圈都是帮摄影不要命的主,唯独我出门前先要做风险评估,职业病吧。于是打了无数的防疫针,吃了无数的免疫药,直到汗里都透着药味,才终于踏上了旅途。从芝加哥经过八小时的飞行,来到阿姆斯特丹转机。"John",居然欧洲这地方会有人认识我,不禁诧异。原来是纽约来的两位牙医和一位家庭医生,也是非洲军团的成员。有私人医生随行,悬着的心放下一半,有了点冒险的豪情。接着又是八小时飞行,终于第一次踏上了非洲的土地。这时的非洲军团又增加了两位澳洲来的牙医。这是要去给非洲人民开牙医诊所?没听说摄影和拔牙有什么关系,我心里嘀咕着。


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的状况让我想起七十年代的祖国,落后得有点亲切。下飞机回头再看一眼夜幕中的那架波音747,恍惚中像是三十几年前的中国民航,带我第一次踏上另一个大陆。杰夫又让我想起那年代红卫兵的头头,只不过后边跟着的是一帮黑人保镖。这兄弟如鱼得水,把非洲兄弟摆弄得服服帖帖地。顿时又多了几分安全感。休息一天,这时所有的不安全感都已经荡然无存,大家兴致勃勃地登车出发。"小心头",非洲兄弟吓我一跳,连中文都会。天朝的国际影响力的确今非昔比。那几天坐他的车教了他不少中文,可是他只记住一句"小心屁股",可见人要学坏还是比学好容易。


第一站到达位于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安波塞利国家公园,这里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的拍摄大象群的地点。的确名不虚传。当成群的大象从吉普车前走过时,只有用震撼来形容,震撼得不知道怎么拍出震撼来。那么拍点什么呢?


我观察到第二天,终于看到了这震撼的巨无霸温情的一面。象群走到哪里,总是把小象夹在中间。这份呵护,简直像是带着独生子上街,生怕被人拐去了。于是我不再寻求震撼,把镜头对准了温馨。


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斑马,满世界都是。这是群活跃的生灵,整日里追逐打斗,常常扬起后蹄对伙伴的脑勺就是一下。怎么也不见有痴呆的迹象?观察久了才发现人家那叫打是亲骂是爱,不是动真格的。


斑马是我最喜欢的动物之一,浑身上下的引导线,再懒的摄影师也能拍出完美的构图。


穿行东非大裂谷,沿着山脊下驶进入美丽的内瓦沙湖。清晨早早起床乘着小船去拍摄一群河马。这些庞然大物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然而在晨光之中仍有它温馨可爱的一面。可见世上只要有了光,便没有丑陋。


第二天早晨去拍摄火烈鸟。湖中鸟倒是很多,可就缺火烈鸟。晨雾之中群鸟划过湖面,宛如梦境。天地万物,自有其属天的灵气,只要按下快门去捕捉就行,又何必是珍稀动物?


一路上羚羊斑马成群,开始兴奋,一天下来视觉便有点麻木,大家不是聊天便是打瞌睡。"停车",我看到斑马背上站着的两只牛椋鸟,打了鸡血似的登时来了精神,从半睡眠状态跳起来。这些天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毫不犹豫地让驾驶员停车。


当我的镜头对准它们的时候,一件奇迹发生了,牛椋鸟跳上斑马的脖子,同时斑马扭过头来,两个似不相干的动物有了片刻的对视。瞬间,线条,构图在片刻融为一体。未按快门已知结果,便是摄影的最大快乐。有此一瞥,此行便再无遗憾。


几天过去了,旱季里的肯尼亚居然连日阴雨。别说非洲金,连非洲鸭蛋黄都没看见。"不好意思,你来得不是时候,这雨下的",杰夫开始忐忑不安。我倒是严重地怀疑起自己的人品来。杰夫半年都在非洲泡着,只有我才是此行的变量。看来一世英名要毁于非洲。


最后一站是马赛马拉。彪悍的马赛人驾着彪悍的吉普车一路彪悍地冲进广阔无垠的大草原。突然间,天开了,铺天盖地的金。非洲,终于没有让我失望!


这里叫狮子营。美其名曰,到处是狮子,据说前些时候狮子还在帐篷外下崽,所以晚上进出都由马赛人保镖,白天在野外是决计不能下车的。坐车里,狮子觉得你是啃不动的吉普;下车去,狮子便觉得你是美味的午餐。这是人与狮子的君子协议,不能轻易违反。人与老虎也有类似的协议,国内有人曾以身试法而不得善终。


晨光之中站在吉普车上瞭望无边的草原,以及草原上满目的生灵,宛如世外桃源。我的心醉了,这是我梦中的安息之地。


我与杰夫同车跟踪一个狮群。吉普和狮群平行地缓慢前行。曙光乍现的一瞬间,天地都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色里,狮子行动方向突然转了九十度,沿着草原上一条车轮压出的痕迹径直地向我们走来。一时间连在非洲见多识广的杰夫也兴奋得大叫起来,我唯有听见自己的心跳伴着快门的欢歌。几秒钟后,狮群又改变了行走方向。


一连两天的好云好光,第二天又赶上情人节。傍晚时分车队跟上一对狮子。这对情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又黄又暴力的一幕。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柔情万千的瞬间为我的首次非洲之行画上完美的句号。


非洲,仅存的伊甸园,去一次便会结下永久的情缘。千万不要说这辈子要去一次非洲,那是因为你还没去过第一次,这不我下星期又要踏上它的土地。去哪里?那是杰夫的事,我只要去非洲。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成员。他的新著《理性的灵动》于2017年元旦出版,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FanPhotography.com

范朝亮新著【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叙述作者在摄影作品背后理性的思考和灵性的感知,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

【理性的灵动】京东购书链接

四光圈网站:

4apertu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