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妙处在于它一直轻声地提醒我们:我们所知甚少,而这个星球却是如此的美妙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任何极光的图片也无法描述自己亲身站在旷野里抬头仰望极光在天穹翩翩起舞的那种激动。

其实很多事情需要缘份,旅行也是一样,有些地方听着名字就顺耳,匆匆一瞥就顺眼,对于我,冰岛就一直能触动我的神经。

第四次来到冰岛,还是有很多新的发现,虽然那些路段都已经熟悉到几乎可以记住每一段弯道了,惊喜却总还是不断。

犀角山,终于算是缘份到了。

四次走冰岛,前三次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没到达的地方,这第四次总算到了,而且一下子就来晃了三回,第一次狂风暴雨,风大得推开车门都挺费劲,第二次很好的落日,大家拍的不亦乐乎,第三次下着雨也还是来了,坚持等到日落时分竟然有半小时雨停的时间让我们再次拍摄,可见这人品不是盖的。犀角山附近细节多的惊人,拍得身心愉悦,如果在附近住的更久估计还会再次造访。

连续的三天拜访和犀角山的主人老哥也已经混了个脸儿熟,第一次因为天气没收我们门票,第二次8折,第三次五折不到,每人省出了1/10块羊排。 后两次的天气大家都有不少收获,只恨时间有限。

第四次来冰岛才有机会真正进了冰洞,安排了两个冰洞探索项目,看了大大小小四个不同的冰洞,每个都是不同的特色。这个是这次行程里的第四个冰洞,在Vik附近的冰川里,特色是冰层里一层层的黑色火山灰,洞顶的冰层还很厚,不属于有透明天蓬的类型,里面看的都是洞口进来的光线在洞壁上的反光。进到洞里发现洞壁的纹路很像是冰筑的羚羊谷,脚下的冰面上则布满了冰融化后散落在一起的火山灰。脚下的冰面被融化的水流切割出很多条沟,水流很大,在里面想把三脚架折腾好真是花了不少力气。

冬天的冰岛天气多变,刚看完了璀璨的日落,开车不到半小时就一头扎进了暴风雪。感谢我的副驾大鱼头的拍摄。这样的状况下大概以每小时40-50公里的时速开了快一个小时,最严重的时候窗外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陆巡也被大风吹得像个小玩具一样左右摇晃,而且还有一段盘山公路,完全只能靠路边路桩上隐隐约约的反光来决定转向。话说每个人的视角真的不同,大鱼头在高声感叹着漂亮,作为头车司机我当时是双手冒汗俩眼连眨都不敢眨啊。

近两年飞行器航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和使用,我们自然也没能脱俗,这次的冰岛之行做了不少无人机航拍,恰巧同行的朋友或者已经有着同样的兴趣爱好或者在出发之前被我毒害,十一人的团队竟然带了五架无人机。

冰岛很适合航拍,很多地方无法真正徒步进入拍摄,而对于像冰川这样相对比较不够立体的景观从天空中也是非常好的视角。大家在冰岛的一路都拍摄了不少航拍的图片及视频素材,操作也算稳定,一路没有太多问题。

行程结束前的第二天我们决定去拍摄羽毛峡谷,冰岛的风向预报网站预报羽毛峡谷附近在下午四点之前风相对较小。到达羽毛峡谷,四部飞行器相继升空,我先沿着河谷飞行拍摄了一段视频,一切正常,飞行器到达峡谷的远端时我把机身逐步升高来拍摄一些峡谷的图片,突然间飞行器开始向左边偏移,我试图矫正但却完全不能控制,随即显示屏上也开始闪烁强风警告。还好对峡谷的走向有一定的了解,我先把飞行器升高以防止左侧滑撞到左侧的岩壁,同时试图让飞行器往回飞返,但回飞的路线基本就是侧顶风,几次尝试都只看到飞行器在随风不断向左前方飘移。把飞行器做了一些转向来更好观察左侧山壁的变化,只能随着山势的起伏逐渐慢慢升高机身,慢慢的飞行器越过了山顶被吹到了山的另一面,最后导致和控制器完全失联。我于是沿着山上的小道一路跑向山的另外一边,到山的转角处控制器和飞行器之间终于有开始互联,电池还剩一分钟不到的飞行时间,赶快通过转动机身来确认飞行器的大致位置,然后操作沿着山体逐步降低高度直到安全降落在我前方五十米左右的小路上。

找回了我自己的飞行器,到了山下才被告知另外三部飞行器也全部被风吹走,两部完全失联的已经无法确定位置,赶紧上山寻找一部还有讯号链接的飞行器。到了山上才知道风有多大,连自己需要顶风走动都非常吃力,也难怪飞行器被无情卷走。经过半小时的搜索,总算最后又找到了一部已经四脚朝天趴在地上的机身,幸好也是没有损伤。

经历了这次遭遇,真的认识到平时对飞行器操作的训练有多么重要,同时也进一步确认了每次飞行前一定要多看地图和多了解附近的地形和地貌,如果没有这些的支持,我的飞行器肯定无法安全着陆,我朋友的飞行器也无法追回。虽然损失有些惨重,有两部飞行器都被留在了冰岛,但相信这次的经历一定会帮助我们以后的飞行。

冰岛拍摄的第一个日落。

飞机延误十个小时,所以在冰岛的第一个日落在飞机降落冰岛首都的过程中结束,然后就是在大雪中赶路四个小时追赶大部队。

第二天赶往米湖的酒店,离酒店还有半小时车程的时候大家在路边停车拍摄晚霞,漫天的红云。我当时还不在状态,傻不愣登地开拍延时,实际上这云最后也没怎么动。

红云之后,天色开始转蓝,那种极地神秘的色彩,覆盖着已经冰封的米湖。第一次尝试新的马小路三脚架,虽然在家里已经反复尝试,也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地换中杆,反正心里各种草泥马奔腾不断。还好团友们也是各种的慌乱,比如一架大疆在背后试图飞速逃离,听到有其他同学也在大声咒骂,暗黑的心情却忽然晴朗。

旅行其实就是这样,记忆里的又哪是几张照片就可以再现,只是每次回顾这些照片的时候,总会让人不自觉地微笑。

每次离开冰岛都会留下不少遗憾,但也正是这一次次的遗憾才会帮助把未来的拍摄行程改进得更好,尤其现在多了航拍这样的拍摄手段。也许是理工男的缘故,每次回到家回看这些拍摄到的素材其实我也都会花很多精力在分析和为未来的行程继续做更仔细的功课,希望能让未来的每一次行程都能趋向唯美。

感谢朋友不知道提供的视频。

钻石海滩在这次行程里又拍摄了三个日出,虽然这几天的天气都不算好,但每天日出时分都还是被奖赏了一些阳光,按团友们的总结就是每天晚餐肉不能少。

钻石海滩的拍摄还是有些难度,不光是要四处蹦跶躲避大浪,这次也是四次来这里碰到冰块儿最多的一次,还真有点儿不知如何下手,阳光出来的时候色彩太美了,就看着取景器里迷人的光线跟着感觉走了。

这次来冰岛拍摄的四个冰洞中的第一个。

订这个行程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忐忑,对方说需要大家都能有一定的体力,需要在冰雪上行走一小时左右,但好处是来的人相对较少,还好最后一起的朋友都很顺利地完成了行程,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故,很让我松了口气。

到达冰洞的路上领队还交给了大家如何正确使用冰爪及保护的绳索,一开始还很兴奋,很希望能在冰川上翻过一些有难度的沟壑,结果真正在冰上全副武装也就是行走了100-200米的距离,下了一个几米深的冰坡儿,到达的时候哑然失笑,这些向导们简直是耍我们玩儿啊,弄的跟真事儿似的。

第一次进冰洞拍摄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进洞口就开始拍摄,结果领队过来跟我说往里走,里面才更漂亮,进去一看果然从色彩到纹路都更加漂亮,光线透过冰洞顶上不同厚度的冰层形成了各种不同深浅的蓝色,但那种美真的很难捕捉,基本上就是各种手忙脚乱。

到的地方分成左右两个冰洞,我们11人也再次分成两组分头行动,这样每一个洞里的人也更少。总算圆了个梦,冰洞终于也有了自己的体验,不再只是徘徊于别人图片里的那种眼馋,以后有机会冬天再去冰岛的话一定还会再订冰洞探索的行程。

冰岛的美从空中观看又是另外一种味道,对操控的人来说则是一种折磨和挑战,基本上就是美得很想哭但又绝对不敢哭的状态,冻的清鼻涕直流都没功夫擦,只能嘴里反复不停地念叨着"f***",心里盼望着没有"好心人"帮我拍下狼狈的工作照。冬天飞行对飞行器和手机的电池都是一个考验,Mavic在大多数时候一离地就只有18分钟左右的续航时间了,而我两年旧的疯6也基本上只能飞个两块半电池的时间,然后就得捂在怀里取暖。飞行中有一次相机失焦不能恢复对焦的情况,我估计和大雪里缺乏对比度有关,另有两次操作视频后滞,不知道是否和天冷有关。

这次冰岛加入了北部米糊的行程,所以行程的前两天基本就是在赶路。一路风雪,路上看到不少景马合一的漂亮场景,只可惜要赶路,另外很多地方没有能停车的路肩,就只能用眼睛多看几眼,把那美留在记忆里。

同车的朋友几次询问是否能有机会拍马,我的记忆里米湖附近都是农场,只能回答说我尽力安排几头奶牛吧,回去PS一下也许也很不错。

到米湖的第二天还在下着小雪,碰到了冰岛过去65年里最大的雪我们也算是很运气了。我说也别在酒店里猫着了,出去为晚上可能出现的极光踩踩点,极光?说实话当时看着漫天的雪大家可能谁也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儿。

出酒店不久在路边就碰到了这群冰岛马,我们在路边一停下车,它们就撒着欢儿地跑了过来,大家的存储卡一下子被减掉了不少。估计现在来的游人太多了,这些马明显没有六年前第一次来见到的那么有耐心,试探了一会儿我们是否有给它们的食物,就开始对我们漫不经心,爱答不理了。

很少自拍,因为觉得自己这块儿把风景遮挡得太多了。Gullfoss,下面的步道被关闭了,当天有点儿发烧,也就不挑战当地的法律去翻墙了,身体不适,一天没怎么吃东西,腿也有点儿发软,再加上山顶的风,在崖边的石头上站了片刻就老老实实退后了一步,那天晚饭也没吃就补觉去了,据团友报道说我错过了这次冰岛一路上最好的羊排,恨,还好当夜没有极光。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北到南,我知道,那些瞬间,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所以,你好,再见????????

第一次来冰岛的一路爱上了朴树的那首《生如夏花》,这次的一路又爱上了这首宋冬野的《安和桥》,人生短暂,青春再也回不来,但完全可以一路走来一路盛开,又何必去关心到底是那旋律还是那漫天的极光夜舞让我泪流满面。

我也许应该算是个盲目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花了快一年慢慢筹备的第四次冰岛行程感觉好像一晃就结束了,期待,2018的二月,第五次,跨过大洋来到这片美丽的土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你好,再见,一定会再见




• 完 •



愿我出行三十载,归来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