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夏,初别高原,随心小记。

每至藏区,山高水长雨雪冰霜,舟车劳顿饥寒乏氧,总不免自我警诫:不可再来!
未及多日,复向往之。

今又夏,再上川西。

私以为,夏日乃草原至美之时。值此:百木葳蕤、绿草如茵、繁花热烈、牛羊遍野、河清海晏、碧空如洗、落日熔金、繁星若沸,俨然仙境。

赘言矣!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登高极目,始知天地之大;置己苍茫,方知寸身之微。


于天地旷阔间,当知恭谨与谦卑,山即是山,水即为水,不必口若悬河聒噪不已。

此刻,净、静,须极静。
谛听自然,沉静、缄默,至相宜。

卡萨湖。

夏雨雪,杜鹃谷,于康定机场路,木格措至红海子段。

巴格玛尼石经墙。

麻曲村玛尼石经墙,石渠县阿日扎乡。

松格玛尼石城。

措普沟。

海子沟。

四姑娘山。

雅拉雪山,摄于黑石城。

文字、摄影:如月(原创)

音乐:龚玥《大悲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