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文/小鹿

像夫子庙一样热闹
比新街口还要喧嚣
什么声音都能听到
唯独听不到笑

到处弥漫消毒水的味道
厕所里有人拿着吊瓶撒尿
坐诊的医生用电脑开着中药
家属皱眉问着还能不能医好

一瓶瓶抗生素对抗感冒发烧
一张张憔悴脸虚弱的如秋天的草
一声声无力的叫着护士换药
一双双枯萎的眼神渴望看到明天太阳当空照

说是这医院✘✘科是全国最好
女子在走廊角落凄惨的哭嚎
ICU外衣着光鲜的儿女争论着谁出的钱少
老伯含泪说自愿放弃治疗
拄着拐杖的老爷子给老太细心的喂药
老太握紧老头的手话未出口泪已掉

什么大道
什么是渺小
这里有比教堂更多的祷告
这里有最好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是起点也是终点 是生死之桥
医者背着病人过桥
极致的悲欢我们只经历一次
他们每天都能看到







乌龙情

文/大宇.小鹿
每一根唏嘘的胡茬里都有一个粉色的梦
云卷云舒的屋檐下泡着乌龙
傻笑的吊床荡漾着顾盼盈盈
有些东西遗忘在来不及收拾的夕阳中

你指着蓝天 快看 那朵云彩好像多啦爱梦
我顺着领口 看到了两团粉色像云彩升腾
天就是那把青花瓷瓶
倒满了你我第一泡乌龙
不会淡去的乌龙
唇齿间嗅到了山南在聆听

蓝天下
坚硬的胡茬扎的粉色的梦笑开了花
再来一次吧窗外撞击着风铃
再来一次吧喉结涌动着荷尔蒙
此处有声 不只有风声
春深不冷 白云压着暖风

一直往南 绿皮火车穿越丘陵
一直往南 茶壶和杯故事不会停
抛给身后的是昨夜的厨房与爱的星
铺在眼前的是体内的山川湖海的情
倒不完乌龙
盛不满的情
新庄~小鹿
2017.4.20

广场舞

文/小鹿


凤凰传奇是咱们的标配
红色的裙摆
甩出夕阳红的迷醉
音乐足够嗨
咱们跳的欢快
奶奶灰在空中甩
你能听见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大妈们跳的足够快
孤独就追不上来
2016.9.11板仓

醉酒

文/小鹿

酒醉之夜
踏着午夜的探戈
唱起呜咽的歌
前面女子短裙
让我口渴
咽了咽口水抚平下心锁

那一抹白色的莲藕
迈进了前方的黑色
酒后心中肿胀啊
唱起了黎明的颂歌
只为午夜的梦里
看见裙角闪着萤火的飞蛾

墙上写着南无阿弥陀佛
这一刻没有佛
这一刻黑夜是我
寺庙的檀香笼罩耳朵
不要听见佛陀
把你刻在胸口靠左

汽车匆忙穿梭
汽笛响月色
真的没喝多没喝多
牙缝里的孜然寂寞的回味着
药店门口写着中国万艾可八十一颗
我真的用不着真的用不着

清风冷额
我打了一个饱嗝

2017 安徽

无题

文/小鹿

坐在阳光下看痴婆子传
躺在黑暗中看昭明文选

在推杯换盏时喋喋不休
在一片狼藉后伤春悲秋

在阳春白雪时眉头紧皱
在剧情散场后久久停留

在斜阳偏照时独坐南楼
在青山绿水中探路问柳

在草长莺飞时垂缰行迟
在花落春深后望月如勾

在秀美湖色中无心戏鸥
在午夜寒风里行云入梦

在马蹄声疏时遥望回首
在红枕春梦间抱紧枕头

不眠不休
春梦不要有尽头

2017.3.31
南京新庄


蚊子十四行

文/小鹿


一个巴掌终结了你的嚣张
前一秒还在展翅高飞
还没得及奏鸣胜利的交响
便灰飞烟灭魂散午夜月光

你的世界害怕鼓掌
所以你远离会议室大礼堂
那里有你同胞太多的悲伤
擦干了泪依旧雄赳赳气昂昂

万家灯火初上
你销魂收住翅膀
销魂的落在我胸膛
我销魂的伸出巴掌

巴掌真响
你还没闻到血的香

2016.7.21板仓

  忆外公外婆

文/小鹿


老者独坐柴门
墙头开了合欢
两鬓霜白寡言
路边幼儿笑看
捋疏发默然望远
夕阳已落乡关
忆当初张郎轻挑秤杆
吴家女头盖三尺红缎
盖头掀起玉容现
娇柔泪点落粉面
海棠红晕润朱颜
与君卿卿对面
岂料世道突变
日寇侵占家园
张郎揭竿而起
从此踏上长征路
吴女以泪洗面
身后子女哭喊
张郎南征北战
离家越来越远
吴家女望眼欲穿
收起思念扛起重担
顶着日头种地挖野菜
守着孤灯洗衣衲鞋垫
白菜根那是孩子们的美餐
放上桌就被抢完
野菜是她的午饭
却难以下咽
小腿浮肿
拄着拐杖还要下田
大舅曾看见
外婆偷偷抹泪眼
流的泪红艳红艳
那是血的红艳
那是累到怎样的极限
那是怎样的绝望边缘
一米五的身板
扛起了四个孩子的明天
只是那腰啊
二十多岁就已压弯
只是那头发啊
二十多岁已有斑白浮现
身体的苦累可以硬挺着腰杆
支柱就是张郎有天凯旋
藏思念收柔软
只有红枕知泪湿了又干
因为每天睁眼四张嘴要吃饭
无米之炊巧妇真为难
流光一瞬间
等待宛如千年
这一天
喜鹊枝头叫的欢
镇上有人来到柴院
指着报纸头版
张郎青阳战斗英名传
外婆不认字
张郎名字笔画却一直印在心间
张贤让三个黑黑的大字清晰可见
猛然间挺直了佝偻的腰杆
硬生生忍住泪眼
嘴里哽咽着呢喃
八年~八年~
山东北边

老屋空
过堂风
合欢树已不在
他们的故事还在乡间流传
无从得知当初外婆再见外公时是什么情景
但知那泪如泉涌的委屈终于有了肩膀的收藏
无从得知外婆受了多少苦难
但知所有的苦痛再也不会从演
一直想把外公外婆的故事记录下来
却总觉得单薄的文字无法承载得了他们的厚重和淡然

我想做你的床单

文/小鹿

我想做你的床单

当黑夜开始流淌
山丘 河流 大地
放纵着夜的温柔
我要与你做深入的交流


我想做你的床单
山丘上
宝藏在闪光
河流中
倒影在激荡
大地里
柔情引爆我占领的欲望


我想做你的床单
于是我开始
攀登 泅度 嘶吼
于是我看见
火山 岩浆 硝烟


我想做你的床单
牙齿有你的的锋利
我用肩膀和她搏斗
山丘有你的骄傲
我用胸膛与她搏斗
河流有你的珍藏
我用坚硬与她搏斗
大地有你的放荡
我用骨头与她搏斗


我想做你的床单
你张开你的娇艳
我扭曲你的容颜
你用锋利刺穿我的柔软
我用坚硬肆虐你的妖艳

我想做你的床单
硝烟 硝烟
床单上升起硝烟
嚎叫 嚎叫
冲锋的号角嚎叫
什么矜持 道德
什么端庄 温婉
都去扯淡

我想做你的床单
喷涌而出的烈焰
奔腾吞噬着你我
一切都如梦幻
嘶吼变得遥远
都停止不变
不变 不变

我想做你的床单
床单上那朵牡丹花
月光下惊鸿娇艳
绿风微暖

颜色

文/小鹿


记得你有件大衣 黄色
记得你有件裙子 绿色
我走过敦煌
黄沙漫眼
绿洲一点
黄色配绿色

2016.2.17.板仓.小鹿

慢慢走

文/小鹿


不是占有
是紧紧握住你的手
有些冰冷的手
慢慢的走

我们去看

南迦巴瓦的温柔
带着含泪的祈求

大昭寺那等待的老狗
他的伙伴来了没有

敦煌沙漠中的绿洲
风翻舞起绿色裙袖

凤凰清晨的老楼后
君子兰开的正是时候

霍林郭勒草已经很厚
你凝望我很久很久

莺莺青青回首
东风又

霓虹泛舟
你的眼里有滚烫在流
我暖热了你的手
有些冰冷的手
慢慢的走
2016.板仓

凌霄花

文/小鹿

喜欢往高处攀爬
却经不住风吹雨打
落满一地的风华
依旧素雅

殷红的脸颊
无论飘向哪
都足以入画
即使没有了阳光雨露和枝丫

2016.7.16

尘埃~十四行

文/小鹿


你是贝壳
还是我身体里的尘埃
你是包裹我柔软的常在
还是我柔软中包裹着的斑斓五彩

你包裹着我
我能看到海
我包裹着你
你梦里笑开云彩

我等风来
你待云开
给你颗糖块
委屈在我杯里化开

你看着云彩排成排
我笑的很呆

板仓2016.

快乐


文/小鹿

春天没有鸟叫
花还在含苞
搂住你的腰
心里有一千只猫在挠
你左右打探
狠狠瞪他一眼
“都是人
别闹,腰不好”
“哪有人
没看到,我给你揉腰”
一阵坏笑
一声低沉尖叫
搂住你的腰
花还在含苞
春天没有鸟叫

南京板

女儿国~十四行 (重看西游记有感)

文/小鹿


唐僧双眼闭紧
说来生若有缘分
国王步步紧逼
莫负良辰

马蹄声急掠走芳心
女儿心碎此情最真
三藏垂缰行迟回首望西凉
西凉已是两茫茫

三藏动了心
国王泪沾襟
御弟哥哥乱了方寸
西凉国王终生遗恨

佛经也浇不灭这一往情深
念珠也抚不平这一见倾心

2016.1.16凌晨

无题~小鹿


芹菜配牛肉
鲜美可口
香烟配老酒
胃暖扶头

唱一曲广寒宫
烟缠衣袖
听一首月亮门
边哼边走

熟悉的人给你一瓶酒
砸吧出升腾的多巴胺
陌生的人给你一根烟
吞吐出消失的悲欢

迷糊中我能看到海洋
一只船乘着波浪
船头站着一个姑娘
姑娘问我向何方

我的微笑有些淫荡
我的回答却文艺流芳
我想去你心房
姑娘笑骂滚一边去臭流氓

2016.10.17~板仓

情人节~十四行


文/小鹿

两千年前瓦伦丁 安葬在圣普拉教堂
一千年前潘金莲毒死武大郎
维罗纳卡佩罗路27号院伫立着朱丽叶铜像
她的右乳房被摸得锃光瓦亮

花店摆的满满当当
超市售货员忙着给巧克力备货补仓
春节的对联被风吹落垃圾旁
提前返校的大学生明天会很忙

杜蕾斯被抢光
酒店也得提前定房
霓虹有节奏的闪亮
叫醒了春天的暖床

屋檐的麻雀在窝内碰撞
我窝了窝被子骂句握草小样儿

2017.2.13写于板仓

  今日公交站台看见一孩子,奶声奶气的喊妈妈,妈妈随即俯身抚摸孩子的吹弹可破的脸蛋,暖暖的叫宝贝,那一瞬间的温暖让我心生涟漪,有种暖流在心里荡漾,随手就写了这首小诗,

宝贝
文/小鹿

你说你是我的宝贝
你耳边的呢喃
总能抚平我的苦累

你说长大了保护我
我听着耳酥
又心醉

你说我生气你会哄我
我笑靥如花
笃定的相信你会

你说你是男子汉
我下班回家心力疲惫
你奶声奶气的给我揉腿

你是我的小情人
只因上辈子的情缘未了
这生与你相陪

我陪你慢慢长大 看你高飞
你陪我慢慢变老 温暖欣慰
我眉眼失去颜色
慢慢低垂
你依然如此牵手说
你是我的宝贝
板仓

楼下的老者

文/小鹿

每日下楼,总会看到一楼的那位老者在房间里或头枕胳膊躺着,或静静的坐在厅堂中,凝视着书桌上的一位老太太的照片,能看的出,照片上的老太太很美, 老爷子总是很少言语,总是很慈祥的一副模样,屋里有些凌乱,沙发上随意摆着的很多塑料袋,里面有泡面,火腿肠。拄着拐杖颤巍巍的在房间里小步挪动着 没见过他孩子,只有那瑟瑟的脚步和清脆的拐杖声与他相伴 庭外窗前热闹喧嚣,屋内床榻清净寂寥


风过堂
茶已凉
杯口的温度
抚摸嘴角的余香

书桌上的粉色百合
幽幽的开放
屋顶的白炽灯
冷冷的泛黄

沁着包浆的拐杖
跟着瑟瑟的脚步
奏出寂寞的交响
守着花香流淌

他端坐于厅堂
温润的目光 久久凝望相框
那黑白色的笑容
粉红色的百合香

老去的爱人哪
花开了
就等你的微笑的脸庞
未老的爱人哪
泪眼盈眶
手中的拐杖能否将思念丈量



艾兰的天堂
文/小鹿

若不是家国离殇
谁愿背井离乡
若不是剑影刀光
谁愿踏上死亡的船舱
恐怖的炮声哄响
让你从此踏上流亡
无情冰冷的海浪
将你生命永远定格在异国沙滩上
为了寻找天堂却踏进了“天堂”
故国家园已成了各方博弈的跑马场
生前身后更是沧海两茫茫

曾经可爱的脸庞
如今俯卧着沙滩的冰凉
曾经柔嫩的胸膛
如今泛着泡沫的波浪
围绕在你的周围
编制成洁白的翅膀
那是天使的翅膀

失落的天使啊
你给了西方的卫道士狠狠的一巴掌
你的离去带着悲怆的伤
你身后还有着难民 绵延千里
从此故国只在梦乡

爸爸请不要死去
是你留给这世界的最后一句
最后的留言
你虽呐喊的无力
却有着刺穿这世界的锋利

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啊
这时你在哪里
摩西劈开海水的奇迹啊
这时你在哪里
自由博爱平等的艾菲尔铁塔啊
这时你在哪里
你们在哪里
都只在美丽传说里

艾兰安静睡吧
天堂
不再有屠杀和空袭
不再有颠沛与流离
不再有惊魂未定地哭泣
不再有海水的冰冷地窒息
有的是白云为马地欢欣
有的是清风为缰地惬意
有的是幸福呢喃耳语
有的是在妈妈怀抱安静的睡去
安静的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