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说:“实在放不下的时候,去趟重症病房或者墓地,你容易明白,你已经得到太多,再要就是贪婪,时间太少,好玩儿的事儿太多,从尊重生命的角度,不必纠缠。”

曾在某大医院临床工作十年,恰巧是重症监护病房。日日面对重患和生死别离,悲观与绝望八方流淌,无法躲藏,无处安放。

现在看来,那段经历,于我人生而言,不啻于一种历练和幸运。

近期热点“色达如火如荼整改中”,很多人对那片壮观的红房子即将消失而喟叹。

这些年,常在高原行走,进入藏区二十次,三至色达,自然风光无需赘言。先后目睹了天葬、火葬、水葬和树葬,最惊心莫若天葬。在缓慢地削皮剜肉剔骨中,曝露了生命的生物本质和脆弱,那一刻,许多生活中以为解不开放不下过不去的事情,一一释然。

“临溪流以静对,访草木以素心,登高极目知天地之大,置己苍茫知寸身之微。在与山水的相处里,懂得了如何跟自我所在的世界相处。自然示阔旷于万物,只是想告诉每一个生命,走出自我的狭窄,不必为一人一事一物所拘泥,心无宕动,世界自风烟俱静。 ​”

我以为,人生是一场修行,不奢修来世,但求修得今生的澄澈与安宁。

世间之美,唯有平和之人才会发现,唯有宁静之心方能捕捉。

物质皮相之丰美,远不及内在之高贵与丰盈。

赏一段春花,望几弯瘦月,万般得失与荣辱,来则安之,去则泰然。

一颗素心,一支素笔,养就心中一段春,开出一场盛世繁华。

2012,西藏纳木错。

2012,西藏扎什伦布寺。

2012,西藏霍尔街头。

2013,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2014,郎木寺。

2014,西藏然乌湖。

2014,青海年保玉则。

如此温婉娴静。他们叫它“土羊”,但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才配得上如此温婉静雅的模样。见多识广的朋友说,可能是经过驯化的捻角山羊,“捻角”,多形象多贴切多生动,嗯,我喜欢。2014年于阿坝。

2014,阿坝郎依寺。

2015,青海卓尔山。

2015,茶卡盐湖。

2015,西藏阿里大北线文部北村当琼寺。

2015,色达佛学院。

2015,阿里大北线文部北村当琼寺。

2014,阿里大北线狮泉河。

2015,西藏亚东多庆措。

2015,亚东。

2015,阿里大北线当惹雍措。

2015,巴丹吉林沙漠。繁星如沸。

2015,雅鲁藏布大峡谷。

2016,雅拉雪山,摄于黑石城。

2016,四姑娘山。

2016,丹巴中路。

2016,西藏林芝波密。

2015,当琼寺。

2016,林芝鲁朗。

2013,色达天葬仪式。

2013年5月,穿越风雪,穿越迷茫,走出天葬台,走出色达。我在米亚罗。

2012年,西藏那曲比如骷髅墙,用人头颅骨堆砌成的围墙,是研究人类丧葬文化的绝好例证。天葬台建在寺庙附近的山坡上,坐北朝南,门向西开,正对达尔木寺。

有所敬畏,方能无畏。和天葬师合影留念,身后是骷髅墙,旁侧是天葬台。我们握手、寒暄、聊天,他平易近人,不吝赐教,令我感动。

孔夫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我却赞同:“未知死,焉知生?”

认清生命本质,原始朴素,殊途同归,才能真正懂得珍惜有限的光阴。

但凡世间一切美好,因其不可复制、不能逆转、无法重来,方尤珍贵。

又:2017-05-09,友自驾至色达,发布佛学院拆建整修图片,触目惊心,无限感慨。

这佛光闪闪的圣地,瞬间坍圮,那些被解散、不得已离开的僧尼,何去何从?辗转投奔他寺?抑或回归社会回归家庭?何以重建他们心中的家园?

谁可知否?

文字、摄影:如月

背景音乐:黛青塔娜《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