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一直在青川滇藏新高原行走,前后八至西藏,二十次进入藏区。安提议今春再去林芝寻花,而我执意访江南。


从小耳濡目染唐诗宋词,读诗经元曲,读苏小小“生于西泠,死于西泠,身后埋骨于西泠”,读郑愁予的《错误》,读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亦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和《山河岁月》,所有这些文字,像毒,像蛊,像缠枝莲,枝枝蔓蔓缠绕于心、于血、于灵魂,最终凝结成一个袅娜聘婷的江南梦。

雪小禅说:“喜欢文字的人,大抵是命数。难以逃脱文字的纠缠——那些柔软、卑微、慈悲、纠结、疼痛、缠绕……那些与生俱来的要命的物质,如影随形,终生不肯放过你,只要你还活着,它们像青苔,像菌,随时、随地,四处蔓延。”

这种青苔,在春日的江南,蓬勃繁盛,无法阻挡,无可救药。

背景音乐:巫娜《妙月清禅》

图文:如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