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妙处在于它一直轻声地提醒我们:我们所知甚少,而这个星球却是如此的美妙。所以我会乐此不疲,沉醉其中。。。。


我从远方赶来,只为赴你一面之约 。。。

来巴塔哥尼亚的行程是漫长的,四段航程,一共16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但由于飞往南部的航班非常有限,每次换机的等待都非常漫长,最后,在30个小时之后,我们才终于踏上了巴塔哥尼亚的土地。

每次的日出,都是一种对内心的冲击,一种对平日里已经麻痹的神经的唤醒,日升日落往复交替,但每一次却又都是完全的不同。

说到Patagonia的天气,出发前读过的所有游记都提到了这里著名的大风,有时甚至时速在百公里以上,几乎每个游记的作者都有过三脚架甚至人被吹翻在地的经历。而阿根廷一面Chalten的天气介绍更是让人心里没底,一句"常年冷雨"的概括看着就让我心里凉了半截儿。出发前反复提醒同行的朋友要多带零食多下载电视剧,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可以说没有带着任何侥幸的期望。

夜行的种种辛苦,在日出的瞬间,变成了各种幸福。

当三塔象火焰般被阳光点燃的那一刹那,我就突然意识到我完全能彻底理解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去攀爬每座雪山的登山者们,有些奖赏实在太过丰厚,有些幸福实在太过于强烈,相比之下,对于死亡的恐惧也许确实并不值得一提。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

旅行,很多时候会帮助调整我的生活态度,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目标,而生命里有些感动虽然短暂却刻骨铭心,我真的就想活得没有遗憾 。 。 。

最后的精彩

俯瞰瀑布的摄影者帮助衬托出了场景的氛围

暴雨将至的百内

太阳慢慢升起,光线由红到黄,每一处山壁反射的光线都不一样,色彩变化真是太丰富了,而大自然的魅力真的是人类所无法复制的。

格雷湖里漂浮的浮冰貌似一只水晶的天鹅,可以改名天鹅湖了

湖边宁静的日出

日落时分菲兹罗伊山顶的彩云

几年前因为徒步者烧火引起的大火把百内公园内的很多树林都烧毁了,多少年之后这些遗留下的枯枝还是如此触目惊心

日出进行时,太阳照亮山体的瞬间,狂啸的山风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好像不愿意打扰这美丽的场景,水面恢复平静,那种绚丽永远印在我的记忆里。找不出什么词汇可以形容,我想我当时应该是兴奋地一边儿拍一边儿满嘴脏字儿地夸赞大自然吧,有些感觉真的需要在那个时间就站在那里才能够完全体会,就好像被狂风吹得火辣辣地疼的脸在那一瞬间却增加了心中的满足与幸福。

月光如水,我一个人站在酒店后面的山坡上拍摄星轨,记得好像是40分钟的曝光。秋天明显已经来到了,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冷,四周是我喜欢的那种安静,我一边等待一边在心里哼唱汪峰的<北京。北京>,整个百内好像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

在这些日出的瞬间里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崔健的那首"一块红布",因为在那些时光中我真的非常清晰地看到过幸福 。。。。

离开百内去阿根廷前最后的日落和日出天气都非常给力,漂亮而游动的云,美得让人会忘记了呼吸。

冥冥之中很多东西都是缘份,早来两天洞口还没大到可以让人通过,晚两天则有可能已经坍塌了,碰巧让我们遇到这处35米长2.5米高的冰洞,让行程的幸福感一下增加了N级

冰的纹路

从老鹰观景台观赏菲兹罗伊山和脚下的阿尔查顿小镇

秋色正浓

从三塔回程途中一路的美景冲淡了身体的疲惫

冰舌前端的垂直断面有70米高

月亮还藏在我们背后的大山里,但远处的托雷峰已经被月光照亮。秋天里的那种寒气静悄悄地包围着我们,加上那山峰顶上深幽的天穹和数不尽的星辰,总让我怀疑到底是现实还是在梦里,那种时刻我想应该就是幸福的极限了吧。

从老鹰观景台观赏Fitz Roy的日出

Fitz Roy山脚下的冰湖

在冰洞里的不同位置光线和冰的色彩都不完全一样,主要是因为每个部位洞顶冰的厚度不一,透下来的光线也都有了区别。

日出时的百内角

百内角

托雷湖上的星轨

云雾缭绕的格雷湖

人在大自然面前永远是如此软弱与渺小

当远山随着车的行进越来越接近,所有的憧憬与期待也都开始变得鲜活而充满了缤纷的色彩。。。

再次崇拜一下这次同行的三位女将,你们太????了



• 完 •



愿我出行三十载,归来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