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妙处在于它一直轻声地提醒我们:我们所知甚少,而这个星球却是如此的美妙。所以我会乐此不疲,沉醉其中。。。。


今年十一月又要再次跟随国家地理探险者号进入南极,时光匆匆滑过,六年前第一次去南极的经历至今还记忆犹新。

六年前选择的是在二月的行程,主要是为了拍摄各种出生不久的动物幼仔,这次则选择在十一月的行程,希望能拍摄到春末夏初还有更多冰雪的风景。

其实爱好摄影的人最需要学会断舍离,每张片子都是自己的心头好,但每次都需要痛苦地筛了又筛。



南极回来了几个月才开始慢慢整理自己的想法,试图把行程中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其实真不是自己没花心思,在国内坐车的时候经常是想到了什么就赶快给自己发个短信记录一下,在跨洋的飞机上猛然灵机一动了也赶快在笔记本上写下来,只是一直没能静下心来把所有的琐碎都拼接在一起。很简单,南极远远超出了我有限的词汇所能描述的范围。

二十三天的旅程,四分之一不到在路上,四分之一多在南极半岛,四分之一在南乔治亚岛,四分之一在福克兰群岛。说是南极,其实也只是进入了南极圈以南七十海里,虽然登上了南极大陆,却也只是极地梦想的开始。

一路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虽然经历不同年岁不一来自世界的各地,但大家的爱好都是摄影都是大自然,有像我这样美滋滋地自己瞎折腾的,有专业人士,也有美国国家地理专门负责教我们拍摄的专家。一路上听了不少的故事,学了很多东西,也有很多自己的感想,梦里那曾经遥远的天边也终于出现在了眼前变成了真实的画面。

虽然那时网上南极的信息不多,去之前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搜寻网上有限的图片和科教片尽量多了解那边的情况,但真正亲眼看到了还是发现南极远远超出了我曾经有过的任何想象。

南极一路上最为被领队们津津乐道的人物应该就是Ernest Shackleton了。以前对很多人都是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在这次南极之行的过程中却基本成为了大家崇拜的偶像。站在Shackleton的墓前举起香槟和大家一起纪念这位南极的探险者,心中感叹包括自己在内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都只能是平淡和琐碎的,毕竟伟人和勇者的内心和性格才是他们之所以不可复制的基本,而这些都是外在条件所不可能改变的。

南极将会是我今后很充实的一段回忆。打开地图,开始下一段旅程的计划,我深信在前面一定有更多的精彩在等着我。最后用Shackleton墓碑上他生前经常自勉的话来结束我对南极的介绍

"I hold ... that a man should strive to the uttermost for his life's set prize"



我们划船时负责给我们送热巧克力的小艇

企鹅世界里的王府井,不亲身经历很难想象站在40万只企鹅中间的场景,此起彼伏的鸣叫声,鹅头攒动的各种场景,当然还有"雷区"那刺鼻的味道

声嘶力竭地呼叫外出捕猎的父母

在天堂湾里划船,冰礁在水下的部份是水面上部份的七倍大

广阔的白色世界

航程中的日出

这一对儿貌似相亲成功

海面上的冰礁和远处的国家地理探险者号

这个崩塌的冰墙有几十米高

企鹅群和远处的冰川

这种场景里我真的就想静静

企鹅和远处我的队友以及纪念南极开发先驱们的十字架

Crystal Sound,这里的名字和风景一样美

蓝冰和海面上的泡沫

亲密接触

日落时的光线

冰礁水下的部份通常是水面上部份的七倍大,这样的天气其实很突出极地的美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相对健康的一只王企鹅幼仔,比较晚出生的幼仔很难熬过下一个冬季里严酷的天气

南极的风景

大家必须遵守的纪律是不能走到离企鹅两米内的地方,但架不住好奇的企鹅们走近来观察我们

手机图片没办法,那个黑点儿似的东西是一只鹰,不是芯片上的脏,这么一解释这图片看着雄伟多了吧

回航

我们外出用的小艇和冰礁,这片海域有很多非常大的冰礁,所以被称为冰礁坟场

南乔治亚的夏天,海湾里是我们乘坐的国家地理探险者号

日出的光线映照在水的纹路上

在船上的几个讲座都是有关人类过去在南极捕鲸,海豹和企鹅用以获得油的介绍,一路也看到不少废弃的捕鲸炼油的场地,这些锈迹斑斑的大罐子就是用来盛装油的。人类的贪婪及对自然的破坏程度还是很触目惊心,欣慰的是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希望不会再被重复的历史。

记得一次下午六点的recap,领队激动地向大家宣布,日本终于迫于压力在当天停止了一切远洋捕鲸的运作,大厅里每个人都长久地欢笑鼓掌。眼前又闪过了站在企鹅世界王府井的景象,希望人类永远只是南极的过客而不是占领者,更希望所有今后来到南极的游客都一直能够享受被企鹅好奇地接近观察的瞬间。

得,摔一跟头,燕尾服脏了

从背影儿上看很像一队宇航员

召仓跳下去了,唐塔也跳下去了

仪仗队整齐的步伐

碰到一只瘦弱的企鹅受到两只这种黑色鸟的攻击,还好最后它顺利逃脱

对视的瞬间

水上起飞费老劲了

小老头儿,您能再无辜呆萌一些吗?

争夺领地

萌到鼻子冒泡儿

领导当了回船长

同船的合影,坐在地板上的是船上的自然学家

领导帮我拍摄的工作照



• 完 •



愿我出行三十载,归来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