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晓斑斓醉今朝,微醺长叹将进时
  历时两年,两万里路
  二月十二,南京出走
一年半有,万余公里
每日行走,四十公里
一路风餐,途径十省
尝遍各省,咸菜馒头
瘦六十斤,坏鞋两双
出金陵,入安徽
马鞍芜湖,过宣城
经绩溪,走旌德
黄山天柱,入宿松,
踏江西,感受抗洪之震撼
走南昌 ,深感赣人之好客
进大武汉,折北随州
难忘襄阳牛肉面
黄酒香甜留唇间

十堰武当,立峻岭间
房县姑娘,皓齿青莲
神农雄伟,不休连绵
三峡壮观,云雨巫山,
恩施土司城,历史千年
古城宣恩,山水相连
踏足来凤,陡然豁然
古城凤凰,沱江蜿蜒
到四面山,山泉水云间
四川泸州,酒蔓巷间
一路往北,邛崃天全,
入藏之后,误为老外
众多安检,一路排查,甚是无奈

为绕近路,掉进山涧,浑身湿透,冻得发抖
路遇野狗,紧随我后,被咬一口,幸亏鞋厚
海拔五千,气丝若游,好在最后,挺下山沟

一天四季体验,早上皮装,中午热浪滚滚来,皮装换短衫,午后雨披披上肩,随之而来,大雨瓢泼,接地连天,浑身落汤无处躲,没过多久,雪花飘飘吹满天,顷刻之间,老天变脸,豆大冰雹,倾泻天地间,
放眼,前方修路,全是泥溅,仰天骂娘,

狼狈之相,众君可想,眼睛天堂,身体地狱,虽然如此,一路风景,美不胜收,落魄至此,无心享受
看这形象,野人出现,何等摧残
到拉萨后,刮掉胡茬,瘦的像猴
纳木错,羊卓雍错,一错再错,这错那错,错错惊人
穿那曲,过安多,可可西里羚羊多,
格尔木,来敦煌,黄沙满天,一嘴黄
临酒泉,满天黄沙,一脸脏
张掖金山,如梦如幻
青海湖边,湖色连天
西宁孜然,香留齿间
兰州拉面,名不虚传
西安夹馍,肉厚味鲜

遥望着天
其实看不到天
风尘仆仆的脸
你能否看见

爬天柱山,就为了看山上所谓的天池
到了山顶,举目遥望,天池呢?
一游客微微一笑告诉我,在你脚下
我揣着疑惑的眼神低头发现
一个巴掌大小水坑,边上有两字~天池
麻蛋麻蛋
上山时没人告诉我天池就是这个小水坑啊

江西南昌安义千年古镇

安义古村
六百年的墙砖
六百年的麻石板
空无一人的街道
我听见锣鼓喧天

侧面真好看
阳光扑面
满是胡茬的脸
清澈的眼

江西漫云古村
大山里
与世隔绝一线天

漫云村村民,
百年古村里除了老人就是懒羊羊的几条老狗
还有一棵百年老树
村民的墙上的画
定格在上个世纪

湖北百福司镇路边拍的金银花
无人关注她
从清晨到晚霞
默默点赞自己的芳华

前方就是神农架
我将要路过他

吉首古城
不知何时古镇似乎成了旅行的目的地
却寻找不到时间的印记
工艺品看不到工艺的痕迹
文化衫看不出文化在哪里

除了这不一样的街道
还能扣问出过往的喧嚣

神农架
祖先的印记
深深地烙在你我的基因里
你曾在这架木为梯

入夜的凤凰,想必沈从文也没有想到今日的凤凰会是这个样子。 站在桥上,遥望着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夜夜笙歌,霓虹流离,曾经独具乡土风情的边城,如今成了推杯换盏,纸醉金迷之地。他是欣慰还是苦笑
  凭栏眺望:那个天真善良,倾注了沈从文爱和美的理想的艺术形象翠翠,那个有着中国传统美德,为翠翠亲事操心担忧的爷爷,个性豪爽的天宝,要是再回来,还会认识这里么,他们会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呢

走在光滑的麻石板路,抚摸着斑驳城墙,光滑与斑驳这两个反义词,在这个空间却是从同一个时空携手穿梭转换而来,

特别喜欢这张
倒马桶的女子走在幽深小巷
我在暗处看着霓虹闪亮
零星的店铺还没打烊
一条老狗卷着尾巴吃着垃圾桶里的香肠

成都路灯下的大妈
聊着家长里短
聊着过往悲欢
拉长的背影伸向街头的黑暗

四面山
为了拍云雾缭绕的瀑布
临走那天
突然下雨
又爬了一千多米跑到山巅
只为不错过这一瞬间

黄龙海拔三千
雪还没化完长途奔袭
只为亲眼看见
五彩池的绚烂
不曾想来的不是时间
枯水期
没能看见

318茶马古道
咧嘴笑
看起来很吊
笑起来挺骚

俩骑行的非得拉着我合影
好不习惯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四川
天全
路边
饿的肚扁

路遇西安造飞机的骑行哥们

过了康定
前面就是新都桥
脚一步步迈向前方
汗一滴滴砸在路上

前往芒康的路上
大雨倾盆
除了裤裆没有干的地方

芒康
还好

邦达路边
海拔四千
大雪路无人烟
风疾抽根烟
缓解下缺氧感觉
更喘

悬崖边
大江畔
对镜自恋
拍照片
若问贫僧打哪来
江苏南京紫金山

跋涉五十公里
九个小时终于到青旅

嘚瑟样儿
神气

路遇藏民,很淳朴,聊了好久,他告诉我他家有一百多头牦牛,自己有五十多万存款,儿子都结婚了,还准备年底去拉萨朝拜。道别后,走了老远,我回头时,阳光下他还站在山坡上看向我的方向,见我回头,向我招手,刺眼的阳光下猛然间我眼睛流汗了,这一路容易感动,是因为缺氧,还是远离了这种单纯太久

海拔四千
有人停下抽根烟
火机打不着
我有高原打火机
哥们 来 点上

我来自东土大唐

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转山里扮演藏医的老爷子。在然乌开了个藏餐厅,来吃饭的,他都会献上哈达,

鲁朗小镇
东方瑞士

枯藤
老树
没有昏鸦
小溪
流水
没有人家

拉萨,买了个这样式的裤子,穿出去一下午,走哪儿都是回头的目光,幸亏我带着墨镜,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安防人家害羞的眼神

大漠没有孤烟
落日很圆

回眸的一瞥
忘穿你的无邪

落日把轮廓镀上了金边
贪婪的呼吸着五千米的依恋

拉萨旅馆
刮掉了胡须
六个月瘦了六十斤

经幡

如虹的经幡
大地和苍穹之间
八字真言系成串
指向天

如洗的蓝
接地连天
不真实的景观
却真实在眼前

安多的雕塑

安多的云
甜的让我腻
安多的天
凉的让我直吸冷气

西宁
孜然的香味弥漫着大街小巷
每个人吐纳着羊肉香
青海湖边留下了我一泡尿
清真寺前我的造型很屌

鲁朗
据说叫姊妹花

眼底的露珠
远方的路
默默的倾诉
山谷
你的归宿
望着行者一步步

天柱山
阳光下的胡茬
天柱山的一千多的海拔
积雪阳光没能融化
却融化了我的脸颊

牛仔帽
胡须脸
墨镜
还有背囊顶在肩
装逼标配

大胡子的微笑
把路边小姑娘吓跑
少妇直往我瞟
大妈问我哈喽你好

色季拉山~小鹿
我站在山颠
冲山谷喊
可有神仙
山谷回电
你来看看
你来看看
我站在山颠
冲山谷喊
我去看看
山谷回电
这有神仙
这有神仙

塔公草原

然乌湖
冰川的融水
我又在遥望远方的思想者的模样

好不容易等来个骑行的哥们
招呼他帮我拍张
这时我浑身已经湿透
雨披根本没用
外面大雨
里面小雨

金沙江大桥

一池黄汤
从冰川的脚下
涌向远方

纳木错~小鹿
纳木错
五色经幡
迎风招展
风声在诵经
波浪在叩首
按下快门的瞬间
白鹰突现
他凝视着无量的西天

湖天一色
接地连天
风声流着蓝
波浪沁着甜
我望向雪山之巅
白牦牛傲立岸边
他傲立在神的肩

我留下一座尼玛堆
我采走一捧浪花
我留下一串脚印
我带走一眸宝石蓝

尼玛堆守着脚印
长成树
宝石蓝伴着浪花
点亮我窗户

这张
路边的工地旁
要是有水饺能吃十两

思想者

安多的风


透过皮装

只有不停的走
才能把风
甩向阳光中

巴东

泸州尧坝古镇
大鸿米店的拍摄地
想起电影的海报
陶泽如光着白白的屁股的画面
怎么也无法把这墙面斑驳的墙和那屁股联系起来

真甩

就这么
一直对着你笑
天涯海角

脸真黑
雪真白
幸亏露着牙
喜笑颜开

川藏第一关

南京到这地方
鞋已坏两双
墨镜腿断了又接上
肚腩平 长发打肩膀
体重轻 青须遮玉庞

黄龙
雪初停
鸟虫未惊
一身打扮看着就冷
短袖背行囊
只为看眼彩池云中影

邦达~怒江七十二拐~小鹿
气若游丝
我挥刀斩断
却心乱如麻

心若浮萍
我迈步前行
却心生莲花

109国道(格尔木沙漠中)~小鹿
一个蚂蚁
焦急的爬着
左冲右突
一个行者
无力的挪着
左摇右摆
行者
撒了泡尿
蚂蚁
不见了踪影

南迦巴瓦峰~小鹿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曾亲近过你冰冷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还在你的威严下苦痛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还倔强在你的温柔中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曾磕长头

去年的这个时候
你遥不可及

现在
你还是遥不可及

梦~小鹿

天的那边是海
海的那边是沙
沙的那边是花
花的那边是她
她走一步
在花中吹散晚云忘收的红霞
我走一步
细数着金沙里过往的年华
她走一步
海浪里寒潮中的海鸥声色嘶哑
我走一步
已是天涯

泪如雨下
心乱如麻
挥刀斩断
能否心生莲花
2016.2.24

拉萨
八廓商城
胡子刮光
想起一路过往
仿佛还是昨天早上
一路阳光撒在我出发的征途上

路上碰到的几个骑行的好哥们
你们还好么
我们的队歌还会唱
一路有你们相伴
不会觉得缺氧

拉萨八廓街的老狗
已深夜
她依旧
端坐如钟
岿然不动
我站在菩提树下
等待祈福的友人
树上红绳
随清风招展
酥油香
在风尖飘动
嬉闹声
由远及近
我等的人来了
老狗
还在那静静地
坐着
我走过她的身旁
她不看我
直视路的尽头
我走到路的尽头
她还在
端坐如钟
岿然不动

布达拉宫~小鹿
寂静的雪山沁出
牛奶的香甜
跨越千年的火焰镌刻
藏红花的娇艳
喷泉
越过金色的华盖
如一把天梯直射苍穹
寂静 庄严

敦煌
背囊放在青旅
上午穿个拖鞋就来了
谁曾想
沙子烫死了
我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这
看似淡定的脸
其实拍完照片就跳的老高

颜色~小鹿
记得你有件大衣 黄色
记得你有件裙子 绿色
我走过敦煌
黄沙漫眼
绿洲一点
黄色配绿色

敦煌

喇嘛~小鹿
头顶那一抹绿草无欲涅槃
身披着一洗厚重的火焰
脚踏着几千年的庄严
一根拐杖会敲响灭度的瞬间
虔诚的转经筒
嗡嗡响彻天
我到处乱看
摸着鸡血藤遥望如血的天

胡须遮住了面颊
曾经寂寞的面颊
脚掌迈开了步伐
远离家的步伐

可可西里
没有人烟
动物的乐园
这是它们的天

西宁的多拉爱梦
乐开了花
心生莲花

回来后
音乐台
喂鸽子
长发飘飘的日子没过多久
咔嚓狠心剪
心疼了许久

回来后
鸡排店
美颜????
小鲜肉隐约可见

小鹿的微信二维码

作者是混蛋

赞赏请谨慎

如果实在想赞赏

请留下客官的微信号

以备以后接头时感谢

接头暗号是

鸟是好鸟

就是话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