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从国内去欧洲、美洲、非洲或南美洲只要转机的人,大多有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转机的经历。慢慢地,把这个中东阿拉伯半岛国家作为机场国的越来越多。这次有机会走出机场,透过黑纱白袍,窥探那下面的神秘与魅力。 卡塔尔,多哈以及相关的地理知识、历史事件度一下来得更准确与方便,就不用我在这里浪费您的流量了。我想通过我手中的镜头,让您和我一起去瞟一下面纱下的世界。
多哈。沿着多哈弧形的海湾,现代化密集的建筑一字排开。这里是多哈近些年开发的新区,建筑形态各异。
海岸边海鸥很少见,倒是鸽子飞来飞去。
现代化建筑的特点,简单、实用,这样的设计随处可见。这里本来是一片沼泽地,政府把它填平,建了海湾大道,还修了花园。
不知为什么卡塔尔的日出格外早,凌晨四点太阳就已经钻出海湾国家特有的薄雾一样的天空,晚上七点天就黑了,我怀疑是不是放错时区了。早上九点气温已经爬到不敢出门的高度了,据说中午时分会达到摄氏60度。
从新区到老区不同时期的建筑沿着海湾大道一字排开。大道边虽然没有我们想象的沙滩,但海水也是孩子们玩耍的物件。
一只白色水鸟,抬头警惕着岸边的行人,低头寻找水中的食物。远方是一片人造沙洲,沙洲上是一片乐园,也许也是它的家。
卡塔尔处于阿拉伯半岛中,沙漠中刮起的细细沙子总是漂浮在空中,太阳也就显得那么朦胧。
这个建筑是著名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由贝聿铭设计。博物馆位于一个专门为其建造的人工岛上。据说顶层是馆长玛雅莎公主的办公室。这位公主可不一般,这个我要替大家度一下(以下文字来自百度,文字有节录): 玛雅莎年少时,留学美国,她穿牛仔裤,头发散乱,像个“假小子”。如今,她已习惯穿上传统的阿拉伯长袍,娴雅而缓慢地走过长长的华丽走廊。     2012年,她一掷千金,花2.5亿美元购买法国画家保罗·塞尚的油画《玩牌者》,创下了当时单件艺术品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玛雅莎的艺术大国梦,早在十几年前赴美留学时,便已埋下了种子。   在母亲谢赫·莫扎王妃的鼓励下,2001年,18岁的玛雅莎已熟练掌握法语、英语和母语阿拉伯语,勇敢地带着妹妹远赴美国杜克大学学习政治学和文学。   杜克大学一位教授讲,无论走到哪里,玛雅莎都在思考,“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利用,让卡塔尔——这个富裕而封闭的国度——成为更好、更世界性的地方”。
  玛雅莎的父亲提出了“卡塔尔国家愿景2030”的蓝图,大张旗鼓地兴建博物馆,在国际艺术品市场频频出手,一心发展“软实力”,致力于将本国打造成全球知名的文化艺术中心。   玛雅莎的表兄谢赫·沙特,知识渊博,拥有卓越的眼光,他的收藏让玛雅莎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成为全世界最好的6个博物馆之一。   如今,玛雅莎有着与众不同的新念头和更大的野心:“在未来几年,我们会拥有自己的毕加索和塞尚。”
  玛雅莎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先后就读于巴黎索邦大学、巴黎政治学院,与丈夫一同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直到回国接管卡塔尔博物馆(艺术馆)管理局。
  这位勤奋好学的公主,希望将卡塔尔建设为文化强国,探索艺术的内涵和价值。“我们希望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成为‘文化煽动者’,成为世界范围内艺术项目的催化剂。”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英国《经济学人》杂志。
好了。百度的文字发完了,现在该我继续了。上面两张片子是在艺术博物馆外面平台上拍的。平台上有几个拱门,面朝海湾,左侧是艺术馆专属码头,直通波斯湾。海湾里现代的气垫船、古老的帆船交相呼应,与现代感十足的建筑和谐互补,充满遐想空间。
艺术馆的穹顶是一扇玻璃天窗,上午时分,阳光透过天窗直泻下来。两位白袍先生,手拿智能手机,恰巧同时闯入这束阳光下,与周围的暗调形成强烈对比,再与地面线条相配,真是难得的一张给人带来快感的片子。给自己点个赞👍
这是艺术馆的一面墙,中午的阳光投下了诱人的黑白反差影调。这对喜欢摄影的人来讲是难得的景致。 找好角度,调好参数,等待、等待、等待那只鸽子的出现......
海湾大道上,脱去黑色大袍,风一样自由的奔跑。 之前一直认为,阿拉伯地区的妇女非常保守,基本是打理家务,远离社会。这次来多哈参加会议,才体会到之前的观点有偏差。参会女士不少,女部长就有好几位,可见当地妇女不仅打理家务,国家事务的打理也是她们的范围。
瓦吉夫老城是多哈保留较好的古城。古城现在基本上是酒店、餐馆和各类市场。白天气温很高,晚上凉爽些时,街市上充满了人群。
太阳已经爬的很高了,可是时间尚早,几位搬运工在长凳上休息。
保安也已经开始上班,乘没人的时候,看看手机也是一种醒盹方式。
一位身穿统一服装的搬运工,穿行在瓦吉夫小巷。 阿拉伯地区,包括西亚地区,市场上都有这样的搬运工,他们或推车,或手提肩扛替顾客搬运购买的物品。
红色马甲罩在白色长袍外面,是搬运工统一的服装。马甲上有编制的号码、地名。不过我发现搬运工的年龄都偏大,看上去都在50开外。
忙碌的搬运工
搬运中......
瓦吉夫市场的建筑多为白色,身着黑袍的妇女与白袍袭身的男士行走其中,即反差又和谐。 阿拉伯国家的人穿长袍,可以避免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大袍就像一个烟囱一样,加快空气在袍中的流动,起到通风换气凉爽的多重作用。而男女罩在脸上的黑白纱,则很好的保护脸部避免风沙的侵蚀。
一杯咖啡,叫醒睡意的大脑。
老城里鸽子很多,它们喜欢在老城餐馆附近觅食、筑巢,也在这里排泄。每天清晨,工人们一手拿着装满细沙的瓶子,一手拿一石块,用细沙、石块打磨地面,清除鸽子的排泄物。
早上也是猫咪的快乐时光。
世界各地的猫咪都有配合拍照的良好品德。
来个猫步叫你拍。
早上悠闲的坐在街边长椅上,想想一天要做的事情,也是开启一天生活的一种方式。
老城的建筑很有意思,底层都修有走廊,像巴黎蒙田大道一样。蒙田大道为了避雨,这里是为了遮挡阳光。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房梁,应该叫檐椽,都为木材。有意思的是,所有的椽子都露在外面20-30厘米,像是给鸽子设置的瞭望台。 这个时间店铺的门还关着,街上很是清静。
清晨的阳光刚刚照进清真寺。
清真寺是随处可见的,一天五次朝拜是必做的功课。每天宣礼塔高音喇叭里传出的男高音,穿透力很强,很是有感召力。
老城边上是一些马厩,里面有几十个马棚,都是单间,有专人清扫打理。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这些马在街上巡逻。
虽然此次多哈之行只是短短几天,所到的范围也十分有限。当日落时走出瓦吉夫老城对面的艺术馆,借着柔柔的光线,会有种情绪、感觉,像一种从朦胧中即将清晰的感觉,一种失落有所得的感觉,慢慢弥散开来。仿佛这个画面一般,是有先哲在指点还是自己有所悟……
最后,感谢大姐的邀请,让我有机会了解一个新的国家,拍摄了几张有意思的照片,留下了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