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安集海大峡谷位于天山北麓安集海河流域,长约25公里。峡谷沟壑纵横,多为断崖绝壁,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丹霞地貌。一条小河在谷底中缓缓流过,显得洁净而安祥。南边就是红山煤矿,有一座拱形水泥桥连通两岸。一条弯弯曲曲的盘山路从上面的平台延伸到谷底,与蜿蜒的小河时离时聚,相互缠绕,像两条热恋中的巨龙。不时有运媒的大卡车从桥上驶过,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只有这时,寂静、荒芜的峡谷才有了一线生机。白天,只见汽车像小虫一样在沙石路上爬行,身后的尘土像炊烟一般升腾,久久的不能散去。晚上,也有拉煤的汽车行进在盘山路上,留下了美丽的灯光轨迹。两岸还有宽阔的草场,成群的牲畜在那里撒欢。如果空气通透,还能清晰地看见远处的雪山、蓝天和白云,使峡谷显得大气磅礴又华丽多姿。
雨中拍摄的大峡谷,色彩格外的绚丽、多彩。
两条河沿峡谷从南边的雪山顺坡而下,在红山大桥边汇成了一条河。
虽然冬天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但春天的暖阳已把大峡谷早早的染上了金黄色。
清晨的峡谷处在阴影之中,显得模糊而又神秘。
旭日将一朵祥云染成了金黄色,像一只小鹿在天空中狂奔。
丰沛的雨水,使干旱、焦黄、紫红的峡谷穿上了绿色的谜彩服,焕发了军人一般青春的活力。
十分罕见的羊群走上了大桥,享受了现代文明带来的恩惠和成果。
羊群在河谷中缓缓的行进,穿过峡谷到达天山的北坡,就是丰美的草甸和新的家园。
夏日的暴雨,使河水迅猛的增长,往日寂静的河谷,开始了少有的喧闹。
暴雨过后的大峡谷,空气通透,色彩鲜艳,如国画般的迷人。
大峡谷在不同的时间段,呈现不同的风彩,细雨中的大峡谷又变成了奇异的淡青色。
陡峭的山崖,只能带着手机上去。在两腿的颤抖中,把竖着的河流横着拍,还真有另一番风韵。
山路十八弯,虽然艰难险阻,人们仍在继续前行,也不断的考验着创业者的信心。
新疆就这么美!运煤的汽车就行进在美丽的画卷之中。
汽车在盘山路上扬起的灰尘,炊烟一般升腾,但怎么也漫不过高高的悬崖。
远处的河水熠熠闪光,汽车带着长长的土龙,像是要去大山的深处约会。
运煤的汽车天不亮就在路上,和晨光一道走进了摄影家的镜头里。
晚上最后一抹阳光打在崖壁上,像缠绕着一束爱的情丝,让人沉静而又亢奋。
两辆车灯相遇,彼此注视,融汇成了一颗巨大的星星落在了盘山道上。
汽车行驶在弯道上,红黄白的灯光,绘制了美丽的图画。
夜晚的盘山路,像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从下往上,落差很大,让人心惊胆寒。
众多的车灯点亮了夜的喧闹,也彰显了一条路的辉煌。
车灯是一支神奇的笔,在黑暗中描绘了光明的路程。
灯的轨迹和河的轨迹是一对亲姐妹,那么的漂亮,又那么的悠长。这既是一条运输线,又是一条风景线。
五月的大雨和暴雪,已分不清那是路,那是河了,倒像是苍劲有力的书法。
狂风加暴雪,使峡谷里的光暗淡下来。小河像被吹落的树枝,在谷底时明时暗,轻微的颤动。
峡谷像一口巨大的锅,雪花像无数饿疯了的鹅,不顾一切的扑向谷里。
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穿行在白山黑水之间,相互交织,彼此缠绕,构成优美的线条和图画。
再大的雪也遮档不住丹霞的容颜,是因为它内心的炽热与外表的谦和。
冬天的大峡谷,像一位冰清玉洁的美人,从里到外都藏不住高贵而圣洁的气质。